倚叶

J家持续关注中——ARASHI红担 SMAP居担 V6masa担 八团yasu Jwest kami醬&akito
坤音娛樂&覺醒東方
spexial
JOJO
特摄

有生之年[宏晋]

- 黄伟晋先生生日快乐,望事事顺利日日开心。

- 此篇为默崖设定,算是续篇,有疑惑请先戳默崖

---------------------------------------------------------------------


· 夏


初夏的桃花树已经见不到落英缤纷,就只有一片嫩绿,我躺在树干上,高处的轻风和大片的树荫倒是催得人有些凉。

我蓦地想起大师伯的生辰就要到了,今年还没问师傅要送去什么,于是翻身下树,只是最近疏于练习轻功,不知觉就压弯了桠。


“师傅师傅。”

“小南,你别跑了,当心压坏……”我愣了愣,及时在那册竹简前面定住,再前一步怕是都会将这不知道哪儿来的古董给踩踏折了。

“这是什么?”我眨着眼睛看向师傅,又仔细辨别那竹简上的字,高深莫测但也不是全不识,当初教我习武的时候,我似乎是见过的。“武功秘籍?”

我以为这是师傅准备给大师伯的礼物,还神神道道地打量了一番,“我觉着宏正师伯不需要啊。”

毕竟师伯都那么厉害了。

“这是’荷叶浅’的秘方。”师傅看着我道,“就是绿荷莲子露,可懂?”

“原来是吃食。”看来师傅是热着了,晚些炒个百合不知道能不能消暑,“那给宏正师伯的礼物可想好了?”

“礼物?”

他眨着眼睛看着我,一如多年前他告诉我我是怎样被他捡来时那样。

“是呀,师伯的生辰就要到了。”

“今年的我已经送了。”

离具体的时日还有月余,这次怎么那么早就送去,况且没差我去应该就是小北能运送的小物件了吧。对了,小北是前年师伯捎回来的信鸽,名字多少满足了晨翔师叔的趣味,害他总想着再让师傅养点什么好把“朝”字一并用掉。

“这天也是越来越热。”师傅说着望了望后院那唯一一棵桃树,我料想他是想吃桃子了。




· 桃


以纶折下一根枝丫,这桃树长得茂盛,唯一的缺点就是有些遮太阳。

谷内总管老陶出现的时候,他正对着那树若有所思。

“谷主。”

以纶转过身来笑了笑,“老陶,你说今年这桃子什么时候结出来?”

“下月就开始长了。”

“原来如此。”他点点头,对老陶道,“老规矩。”

“摘了后最好的送去默崖,老身明白。”

待老陶离去我才揭开伪装现了身形,“你找我?”

他大概是听见我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觉得有趣,放声大笑,“哈哈哈哈风田你这重音压的不对。”

重……音?听起来是门厉害的武术。

看他笑得高兴,我也跟着想笑,却没忘记拿出怀中带有晨翔笔迹的信封。

“江湖,传闻。”我递上晨翔师兄让我带来的书信,以纶却不急着接过,他好奇地打量着我。

“风田,真的有你这么大只的忍者么?”

我没被人问过这样的问题,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但他方才眼里的笑意还没褪去,似乎也不是认真的提问。




· 秋


“不对这里应该是这样。”

“可剑之所向明明和脚尖方向不同……”

“不能只看这画呀,剑要跟着气息走。”


我咳嗽了声,掌门师兄才注意到我和柏辰的到来。

他正和小南争论如何千鹤斩的第三式是怎个姿势。小南一向老实,书上怎么画的他就怎么练,这和默崖子弟多年来的习惯很不一样,毕竟师傅那会儿是想到什么就教什么,我们众人就也只挑感兴趣的学,不同的内功门路和招式各自学了七七八八,却每一个人能打得过正统学了一门刀法的大师兄,听说收下大师兄的时候,师傅还是个愿意好好教徒弟的世外高人。


我觉得这中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那样正经的人可不会是我的师傅。


“振桓,柏辰。”

秋意未浓,这天气就还是有些沉闷,光是指导小南就让他出了一层薄汗。

“久居默崖,体力都不如从前了。”他笑了笑,“今日来是为何事?”

“江湖上最近有件。”柏辰开口道。

“哦?”

“杀手榜交易第一名的任务,”他看了看远处自行练功的小南,“说是要杀走火入魔的默崖少主。”

掌门师兄不信地摇摇头,和我当时听到这消息如出一辙的反应,“默崖哪来的少主。”

“怕是在说小南。”我接话道,“只是我们师兄弟对默崖之事一向行事低调鲜有人知,突然有人放了小南存在的消息,其中必定有诈,望师兄也一起彻查此事。”

他又摇头道,“不,默崖不管这事。”

“掌门师兄!”柏辰有些心急,“到时候先前刺杀大师兄的人借题发挥领着人找过来怎么办!”

我看见二师兄在柏辰提到大师兄的瞬间闪过紧张的神色,但他仍目光坚定道,“要来便来。”

柏辰不再说话,这场难得的会面怕是就要结束在让人呼吸不畅的空气中。

小南许是看见我们三个脸色不对,收起剑跑过来,“师叔们留下用饭么?”

“不了,他们还有事。”

我和柏辰对视一眼,这是我们第一次被掌门师兄赶下崖。

柏辰显然有些不悦,我也并不能完全明白师兄的意思,只得作了一揖离开山庄。


“他是不在意么。”走到山下柏辰还是没忍住开口道,“之前大师兄受了那样重的伤也是。”

我摇摇头,“其他的我不清楚,不过我从不怀疑他们两个的默契。”




· 桂


“默崖的默字。”

在快被后花园里那棵桂树熏晕乎的时候大师兄突然问我,“你知道是什么意思么。”

一整个御书房的资料典籍空放着,虽然我没能翻阅过全部,但我也知道一定是书里没有的答案。

“无声之默?”我猜了一个。

默崖的门规之一是弟子不得在外擅报师门,这着实不常见,毕竟投入武门的弟子武斗时都需报上名号,一是有些名门子弟可以以此作为对对手的威慑,二是若是牵扯性命的决斗,战死后还有人能来收尸。

大师兄点了点头。他抱着他那把玄色的刀。

“不错,默默无闻。”

我不知道那自命不凡的老头这样形容自己传承下的门派。

“哦?”

“师傅和师祖都希望成为最普通的人,即便是碌碌无为地混在平庸之辈中间。”

我沉吟片刻,没有接话。

“可作为默崖的弟子,却注定与众不同。”

此时我已听闻振桓二人回默崖找掌门师兄的事,看来掌门师兄这次仍坚持不肯掺和江湖事的原因也源于此了。

我不确定大师兄知不知道这些传闻,但他特意潜进宫里多半是想让我别管这闲事。




· 冬


天已入冬,大漠上冷热皆走了极端,风卷狂沙吹得人脸生疼。

有个人就站在这大漠里,遥遥地眺望远处不知名的山,他有一把暗黑色的刀,刀鞘上刻的花纹浅浅的,虽然好看却显得这刀和这人的气质不相符。

颜色重重地沉下去,暗纹却淡淡地浮起来。


“罗弘证,听闻你是默崖弟子。”

一批人闯入风沙中,将那人包围起来。

“默崖养出你这样一个魔头,默崖少主杀人不眨眼之事更是铁证如山,想必这些年默崖从不声张是为了背后偷袭血洗武林罢!”

这自以为是带着酸味的口吻听的人有些不爽快,可他身后的人都只是怒视着罗弘证,没人在意他那一番说辞。

“束手就擒带我们上默崖,或许还能饶你不死!”

罗弘证扫了他们一眼,刀还在刀鞘里。“哦?”他挑了挑眉。他眼前那群脑门上写着乌合之众的自诩正义之士将武器拿出握在手上,一点没有要血洗魔教的气势,只像一群吃相难看的恶犬。


刀出了鞘。

却未必能见血。




· 沙


“掌门师兄,机关都打开了。”

“辛苦你了,吃饼么?”

“你最近都圆润了。”我接过饼咬了口,四周看看却没发现子闳师兄的影子。

“以纶,我这是劳累过度,浮肿着。”

他一脸认真的和我辩驳,但其实我不那么介意,掌门师兄怎样都掩盖不了他的威武可爱。

是这样,威武和可爱就是放在一起用的。

“所以子闳师兄呢?”

掌门师兄冲我翻了个白眼,“说去后山戒备。”

“可我总觉得那群人攻不上来。”

“你觉得我们在这儿是为了什么?”

我俩正坐在山头一块巨石上,“难道不是在为了防止那群道貌岸然的家伙冲上来对我派不利?”

他用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看着我,“我们是在等宏正回来好不好。”

“我觉得大师兄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来。”


这种感觉有理有据,因为此前和子闳师兄闲聊的时候,听闻前阵大师兄去找过明杰师兄,说是要来年春日才会有空回趟默崖。

“有空”这两字可就奇妙了,我本不明白大师兄只身一人闯荡江湖有什么琐事缠身,照理应像晨翔师兄他们那样随时都很空闲,但今天我却见识了一番什么叫做声名在外的悲哀。

在把默崖和黄沙镇隔开的大漠上,被一群苍蝇困住的感觉不可谓不无奈。


是夜,百余武林人士躺在大漠中央失去意识。

罗弘证不见踪影。




· 春


我学会如何自己做红糖糍粑的那天,远远地看见大师伯上了崖,我不知道师叔们会不会来,但我看见师傅笑了,这样的笑容已经好几个夏秋冬春未曾见过。崖上唯一一棵桃树开了花,今年怕是会有什么好事。


我的红糖糍粑没有放糖桂花,仅仅摘了后院的桃提香,又怕甜口不够,取了一勺丁香糖和一勺槐花蜜放在边上端去给师傅和大师伯。

两人坐在后院的石桌那儿议事,竟讲些我听不大懂的。

“你还真的来了。”

“我是来还礼的。”

师伯从衣袖里拿出一段巾帛,那料子很是眼熟,好像是前年做里衣剩下的一匹被放在师傅房里闲置。我不知道上边写了什么东西,但隐约看见有字。


刚放下吃食想去前门庭院里练剑,就听见晨翔师叔和向熙师叔的声音。

“师叔们好。”

“小南,掌门师兄和大师兄呢?”晨翔师叔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虽然他常常在笑。“刚从以纶那儿过来,本来说是要一起来的,但谁让他是谷主呢。”他摊摊手,“前几日生辰各家来送礼的人到现在还没散呢。”

“师傅和大师伯在后院。”

“那我们去了。”

我原来只长到师叔们的肩膀这儿,但这下却只差半个头了,只有这种时候才觉着时间过得快,我也随着光阴疯长,没输给过夏天时候的桃树叶。




· 风


今日是师傅生辰,柏辰师叔据说在湘西出任务,振桓师叔被明杰师叔拉着商量什么国家大事皆赶不过来。

冷着脸来给师傅送贺礼的子闳师叔,在和师傅逗趣了一通之后又笑着离开。

风田师叔每年最是费心思,因此我又得提防着他从不知哪处冒出来放个响炮的举动……


刚得了歇息,跨入后院,就看见师傅趴在石桌上睡着。

大师伯给他披上一件斗篷,又轻轻拿走落在师傅发上的桃花瓣。

我本来是应了晨翔师叔要率先进来喊祝寿词的,见到这情景也只能退回去,门槛那儿掉了张薄巾,我捡起来一看,正是大师伯带来的那张。

上边写了行字,是师傅的笔迹:


从荒漠到江南皆已游遍,不知有生之年何日愿归。


哎,我摇头想到,师傅这是催着师伯回来给他过生辰呢,怪不得这几年一直在外的宏正师伯今朝会回来。

只是这话里总觉得还藏了句别的什么,一时之间脑袋里不知是闪过了菜谱秘笈还是诗词歌赋……

呀现下可没空想这些,再不去同晨翔师叔说,他们一会儿闯进来扰了师傅清梦该怎么是好。




·  念


宏正听见罗南离去的脚步声,便坐到伟晋身边撑头看着对方的睡颜,微微笑了。


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完-





*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晏殊《玉春楼》

-----------------------------------------------------

- 及其偶尔的冒泡

- 微博上跟着编辑部发过啦所以来lof也发一下w

- 引用的那句话所属的其实不是首愉快的词,所以与整首词的背景含义毫无关系,仅仅同这句话的意思有关。

- 所以其实夏天的时候伟晋给宏正的礼物就是和他说早点回来~


评论
热度(25)

© 倚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