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叶

J家持续关注中——ARASHI红担 SMAP居担 V6masa担 八团yasu Jwest kami醬&akito
坤音娛樂&覺醒東方
spexial
JOJO
特摄

鸟神星(17)

-准时准点

-仓安only

---------------------


十七  时间就此静止


这是他第一次同涉谷一道上台的场景。

在狭小的live house里,零散的站着数十人,鼓槌不小心打到椅子的声音,涉谷在旁开嗓的声音,还有自己,节奏吉他以及贝斯手调试的声音。

这次他们的键盘手没有来,虽然音乐里好像少了什么主要的成分,但靠众人的努力总算是稳住了。音乐是流窜在这儿的呼喊,呼喊是在这小小的场地中所站立着的这一小部分人所拥有的热情。

仅这些而已,可他依旧兴致盎然,能把所有想要传达的,和所有感受到的情绪全数释放出来,越是长大越是觉得难能可贵。


还有属于自己一个人的秘密也是,那样的秘密重量好比一根羽毛,他只知道撩拨你的心绪,仿佛沉入其中,自己也会随之漂浮起来。

那一天距离毕业还有些时间,樱花树仍光秃秃的不带色彩,高三提早结束,他独自站在体育场边仰望教学楼,那位天文社社员坐在靠窗的主角位上,木木地盯着书本,不知道讲课内容有没有好好听进去。他就这样看了很久,算是作为这三年间的纪念。

之后约了朋友吃饭,晚上还有一场live,但这些事情在那一刻都不存在在他的脑袋里。

其实只是在发呆,放空的轻松的感觉,耳边只有风过时树叶婆娑的声音,本以为那漂浮感会再一次降临,可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团压抑并带有重量的空气,固定在锁骨以下的地方。

思想在悬浮,身子却在往下掉。

临近结束的感觉原来是这样的不真实。

坐在窗边的人似是感受到了他的视线,撑着头往窗外看了一眼,身后连上体育课的人都没有,所以他觉得他们对视到了。

把这个当成结尾,他想。




安田从梦中醒来,极度喧闹和极度安静的场景在他脑中切换。

他睁开眼睛,想抬起右臂才发现手心里还攥着一只手,他侧过头去看着身边仍在熟睡的大仓,低声叫他。

“okura,o—kura”

“恩。”大仓应了一声。

“今天开会。起床么。”

“好。”两人松开手,安田不记得两人是否平时也是这样的,还是仅这一天,他第一次留意到这事,不刻意去想的话,自然地就像是本就应该这样。

自从绑架事件过去之后,安田就和大仓一起住了。大仓打着心理受伤的幌子开着车就去安田家搬东西,幸亏回国后一直忙得焦头烂额,安田没空添置东西,还有两个箱子没有打开的,物件衣服连带着安田一并装上车。

大仓还是住着那间公寓,那只青色的圆口碗成了安田专用,他趁着洗碗的时候看了,碗底确实有块绿。

“今天就是最终表决了呢。”安田立起衬衫的领子绕上领带。

大仓在镜子前刷牙,“新木被抓之后公司里原来和他有点关系的人都不敢吱声,毕竟是董事会决议,没什么问题的。”

“……”安田沉默了。

最终他只是含糊地“恩”了声




经过近半年的铺垫,合并的报告相对顺利的完成了,大仓看了看神色各异的股东们,转了转笔。证券部和财务部的代表在解释大致内容,自己如今作为握有不少股份的大股东之一,也需要坐在大会议桌上参与这次决议。

“森木常务。”安田说完后突然点了个名字,“你觉得这样的分配和汇报还算有利么?”

被点到名的人显然也没想到自己会在说明阶段被提及,措手不及地看向安田,安田笑的礼貌,似乎真的是在征询自己的意见,数月前安田来找自己单独对话的时候,还不是这样干练的样子。

“公司有长远的利益目标总是好的。”他决定先说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谢谢。”安田结束了他的部分,把主控权交回董事会。

大仓的父亲身为会长,代表性地说明了自己的想法,确保所有人明白后,就要进入投票的环节。

说是投票,也就是大股东们举手表决,通过后选择作废企划还是执行,旁边亦有公证人员监督表决。“差不多可以开始了吧。”

就快要结束了,安田想,就剩这一会儿了。

“那好。接下去开始进行股东的举手表决。”

……




“啧。”锦户扭扭脖子,“这根罗马柱订不到啊。”

“什么罗马柱。”村上盯着电脑,好奇地问了句。

“就之前那个客户,为了这根柱子我改了两个月,才差不多定下来,现在工厂说没办法做这个规格,好像是旧机器全部淘汰了,而且定这种的人很少。”

“把柱子的数据给我,我试试。”

“不愧是村上君。”锦户笑了笑动手发邮件。

锦户准备从原来的公司辞职,跳槽到大仓家和AVS合并后的新企业,进路谋划地越来越明朗,招惹麻烦客户的体质却没有一点改善,加班和苦思冥想依旧源源不断。

村上说了几次干脆把多年埋下的消息网剪断只专心经营咖啡店,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舍得。

大仓说他大概就是操心的命,站在情报前面,做着最麻烦又最危险的生意。

总之暂时一切照旧,通常运行。

近日锦户和村上以及安田涉谷四人结伴去冲绳,回来晒成四个黑皮,村上和横山在家一照镜子,仿佛是一只熊猫化成两个人形。

“hina对足球和运动的热爱啊。”

被横山这样意味深长地说了。要不是横山是警察,村上准备就干脆给他染个金发,变透明算了。

“说来是今天吧,安田的婚活?”

锦户看了眼电脑上的日期,“没错。”他突然想起什么笑了,“我说没人告诉大仓么?”

“你知道maru和subaru一向对这种情况喜闻乐见。”

“你猜sho酱知不知道那事情?”

村上想了想,“我觉得他猜到了。”他摇摇头,“也不一定,虽然安田一向细心,但碰到自己的事情意外的天然呢。”

“也是。”




大仓被曾经在婚姻事务所一起工作的前辈邀请,担任一次特别活动的司仪。

离开事务所后他同几位关系好的前辈还有联系,也拜托过他们与研究课题相关的事情,只是进入建筑企业后越来越忙,接触的也少。

前辈近年自己开了新的公司,主打自由和无限定的婚活,一次活动的参与人员全数打散,各个年龄层次薪资地位的都包含其中,虽然参与其中有一定的要求,但也在安全方面构成不小的命题。

大仓一直很好奇这种形式会导致什么新现象,一面又想说不定也就那样,这次总算让他来参与了。

他拿着话筒看人入场,想着晚上和安田约好的事情。

“大仓君。”前辈喊他,“差不多开始吧。”

他看见人进的齐了,刚想宣布开始,就被一个金毛小个子吸引过视线。

安田昨天刚染的金发,说维持了太久黑发了有点想,可想而知他在大洋彼岸的时候换发型的频率。

所以他怎么会来?

大仓定了定神,“请各位就坐。” 竟然跑来相亲?当我是空气么!“第一轮是三分钟单独交流,三分钟后请男士向左一位依次交换对象。”

笑???对着对面笑的那么天使是要干嘛。

“请各位记下心仪或在意对象的号码,结束后选出前五位我们将进行进一步的工作。”

现在倒是转向我了,大仓想,睁大眼睛抿着嘴的样子是嫌我说太多了么?

“当然也可以自行交换联络方式。最后,非常感谢大家的到来,有问题请找周边工作人员。”

屏幕上应该打出了环节名称和开始的指示,可安田还笑着盯着他看。

“请三列四座的会员起来一下。”

安田好像被吓了一跳,用手指自己不确信地向大仓确认了一遍,周围的与会成员也有些不解,前辈向他使了个眼色,大仓又说道,“我们今天多一名男士,所以这位先生。”他从口袋里拿出本想晚上才给对方的东西。“你愿意和我结对么?”

安田还没走到台上,被大仓的话叫停,愣在了场中央。

前辈突然明白了大仓的用意,微笑着看他们。

“结婚么?”安田回过神来问他。

“恩。”

安田毫无犹疑地走上台去,“可以哟。”

大仓打开了戒指盒,里面是一模一样的两只银色戒指。

他看到安田不满地皱着眉轻声抱怨样式不符合他的一贯作风。

“要不要定做?”大仓伏在安田耳边问。

“这样就好了。”安田把戒指套在手指上,“你还是解决一下现在的情况吧。”

明明这或许都称不上一次正式的求婚,匆忙随机地有些牵强,大仓明明定了一家有名的西餐厅还写了一首歌想要弹唱给安田听。如今却毫无铺垫地抢走了这些布置的主题。

但也没什么不好的。

台下的众人看着这出不约而同地想,在结婚活动上定婚约不是来砸场子的吧,而且就算现在风气开放也是,这样怎么不设置男性和男性女性和女性的相亲环节。

“六年前,我和这位先生是在这个大厅认识的。”大仓说道,“虽然这么说也不确切。”他笑了,因为更早的时候就被他所吸引了。“当然也发生了很多意料之外的事情,就是因为这样的不确切和对未来的期待,各位才会来到这里。对诸位的不解和不满我感到十分抱歉,但我希望自此,除了能传达我的心意外,本次活动自由,对等,情感的主题也能传递给各位。祝您拥有一段美丽的邂逅。”

台下的掌声稀稀落落地响起,后突然转为响亮又热烈的声调。

安田跟着大仓鞠了躬,总觉得自己莫名其妙地就被锦户卖了。

亮酱说的,来给大仓一个惊喜也是恋爱情趣的一环,还得到了丸山和涉谷的大力支持。

恩,那对的话不能乱听的教训自己怎么还没理解透彻啊。

安田无奈地看向大仓,对方笑得灿烂地同他对视,他晃了晃神,大仓的笑容一如既往的吸引人,安田想,以后就能常看见了。

大仓牵过安田的手走下台,前辈脸上写着“看在你记得圆场的份上就放过你”的句子。

“真是对不起!”安田低头道歉道。“给您添麻烦了。”

“结局还不错。”前辈温和地笑笑,“大仓君很擅长求婚策划呢,从以前开始。”

“嘛……”

“不差嘛。”她抬手拍了拍大仓的肩膀,“非常合适呢两位。”

“诶?”明明今天第一次见面,安田想。

“我毕竟在这行做了快十年了,这点事情还是能看出来的。”她回答了安田的疑惑,“今天就回去好好庆祝吧。”

“谢谢。”

“等着你们给我打广告哦。”

要幸福呀。

安田听见那位优雅的中年女性这么说。

“我们会的。”大仓这样回答道。




不再是一个孤独的天体了。

大仓想,运行的时候,发光的时候,寒冷的时候。

在十分远的地方,有着生存在同一位面的其他星球。

也有能照耀自己的,专属太阳。




早间情报节目中介绍着今天第三集的电视剧此前的新闻发布会,大仓坐在沙发上边听男女主播一应一和的声音边用手机看新闻等待安田准备完毕。

后者走到客厅却看见大仓正对着手机屏幕傻笑。

“干嘛,你喜欢的那个出新写真了?”

大仓抬头看了看安田,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闪着漂亮的银光。大仓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那枚,满意地笑着站起来,“没事,上班去。”

“诶……”安田深吸一口气,“等再过一段时间新会社走上正轨,我就辞职。”

“哦?”

“写歌卖给subaru什么的。”他想了想,“不然去龙岛组做打手也行啊。”

“第一个选项可以,第二个选项不许。”大仓把手机放进口袋,“走啦走啦要迟到了。”

“好好好。咦你下午是不是要去村上君哪里?”

“恩,说是有什么事情。”

“那晚上回来么?”

“不知道啊,喝个酒什么的。”

“那我下班去subaru那里……”

“恩……”

……



4月27日讯


科学家曾提出在柯伊伯带的矮行星鸟神星可能存在一颗小卫星。之前我们一直认为,鸟神星是一颗没有卫星的孤独柯伊伯带大天体,然而哈勃望远镜终于昨日发现其小型暗淡卫星……


---------------------

咦我怎么又有考试了Orz

差不多隐退了嗯哪。

依旧没能捉虫【抱歉鞠躬

评论(2)
热度(13)

© 倚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