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叶

J家持续关注中——ARASHI红担 SMAP居担 V6masa担 八团yasu Jwest kami醬&akito
坤音娛樂&覺醒東方
spexial
JOJO
特摄

鸟神星(15)

-总算让我把这周的写完啦!!!

-哈哈哈哈哈!!!

-啊哈哈哈哈哈!!!

-仓安丸昴。

-------------------

十五  期盼的未来正在接近


他一从证券部离开就径直走向专务办公室,与其从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入手,为首的新木才是需要去探探虚实的那个。

本还在想新木会不会找借口推脱不肯见他,结果却畅通无阻地进去了。

“请坐,大仓君。”新木是个脸上总带着笑的中年人,第一眼见到的时候大仓甚至以为他会是个通情达理安分守己的人,可相处下来是个十足的老狐狸。

“新木专务。”大仓坐下来准备单刀直入,“不知道您对公司合并的事情有什么看法。”

新木倒水的手一滞,随即又笑开了,“我能有什么看法,公司安排的妥当的话当然支持。”

“哦?”

“我们也要为自己的利益考虑嘛。”他把茶杯往大仓的方向推了推。“喝茶。”

“是么,不建立在推翻大局的基础上,当然。”大仓端起欧式的白瓷茶杯。“每个人都有追寻自己想要的东西的权利。”红褐色带着淡雅香气的茶水被大仓含在口中吞咽下去。“不错的红茶。”

大仓放下杯子。“那就到这里吧。”

“大仓君,很多时候我们并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能带来怎样的长远结果。”

“这不是目光短浅的借口。”大仓笑了。“不过金山在前,你我都不是能放之任之的性格。”

“那就到时候见了,大仓君。”

“不会让您等太久的。”

新木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可大仓把他未说出口的胸有成竹读得确切。

大仓走出办公室,发现事情或许比想象中轻松些。




涉谷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他拍醒身边的丸山,“喂,marumaru!”

“恩?”丸山的眼睛迷迷糊糊地睁开一条缝,又被亮光刺激地闭了回去。

“我要回东京。”

“小涉,你开玩笑的吧。”丸山的声音突然严肃起来,“虽然不是你自己的演唱会,但毕竟是答应下来的工作……”

“那你回去。”

丸山撇撇嘴,“我才赶过来,就想和你多呆一会儿……”

“我怕会出事。”

“能出什么事情?”丸山一时之间没明白过来。“裕亲的案子就要结束了,前天和大仓联络也还说公司的事情不算棘手。”

“我觉得会出事……”涉谷义正言辞地盯着丸山的眼睛,“就是字面意思。”

“好……”丸山拿他没辙,“我明早就回去。”

“明天倒是……”涉谷·神棍·昴犹豫了一下,“你好好睡,睡醒了再订机票。”

丸山搂过半坐着的人,满意地闭起眼睛,“睡觉。”

涉谷缩进被窝里,北海道的冬天加上暖气,和别的地方也没什么不同。

“希望一切都好。”

“放心。”丸山闷着声音道。




村上的资料如期寄到大仓手里,一大早还收到丸山说要提早回来的短信。

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昨天才提着行李兴高采烈地去赶涉谷的行程,大仓一遍刷牙一边想,这么早就回来,总不能是吵架了。

大仓脑补了一下对丸山生气的涉谷,意料之外代入了表情严肃骂骂咧咧的安田,没忍住笑了出来。

昨天熬夜看完村上的资料,不出意外新木和另一家对头公司近期有匪浅的来往。

不,不会只有这点底气就敢毫无顾忌。他刷牙的手顿了顿,等等,村上的资料中提到最近新木频繁出现的地方是暴力团体浜田组的势力范围,虽然没有明确的交接行为——至少调查结果来看没有问题,也不能完全忽略三者勾结的可能。

手机又震动起来。

“喂?”

“okura……”安田还未睡醒的慵懒的声音。“AVS的人今天要来洽谈。”

“恩。”

“开会内容我让神原给你送过来,到公司别忘记看。”

“好的。”

“那等会见。”

“等等,yasu。”

安田揉揉眼睛,把被子掀开坐起来。“怎么了?”

“你自己当心点。”

“别吓我。”安田嘟囔了一句,“说得好像会有什么事情一样。”

“不然你先想想周末圣诞的事情?”

“话题跳跃太快了啦大仓先生。”安田笑笑,“subaru可能赶不回来,圣诞公演。”

“所以我就说我们两个过。”

安田仿佛看到大仓不满地皱眉的样子,因为刚起床,前发大概还柔顺地盖着额头,衣服换了没有呢?“是啦是啦。”

“猝不及防地被我转移话题了吧!”

“你是不是很闲啊?大仓忠义!”

“咳咳。”大仓心虚地看了看窗外。“公司见。”

“公司见。”




和AVS的新一轮接洽也很妥帖,虽然资金问题存在一定争议。

只是从只言片语里听到对方公司内部也好像开始传些流言蜚语。

“是什么事情呢?”安田和大仓还没开口,一旁的神原问了句。

“请说说吧,我们两方需要在信赖的环境下进行合作不是么?”大仓跟着说。

对方代表两人对视了一眼,说道,“那就直说了,听说贵公司和浜田组有联系?”那人顿了顿,“当然了我们也知道你们会否定,不论事实如何,我们自己会查清楚。”

“首先。”安田站起来鞠了躬,“对有此种留言传出我感到很抱歉。”

对方显然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您先坐下吧。”

“其次,这当然是无稽之谈。”安田坐下来,“我们也会彻查是何方传出的谣言,为保证我们两间公司的利益不受侵害,还希望这样的误会不要导致什么严重的后果。”

对方沉吟了句,“我们明白了。”

神原把人送出去,安田才松了口气,“初期就这样,到时候高层对接……”

“到时候我们就功成身退啦。”

“那是我。”安田指指自己,“你是要成为高层的人。”

“企业的话,我可不行呢。”大仓揉揉安田的头发。“混个人事部主管,除了一般的工作还能有些有趣的经历,高层的话,光烦心的事情就会把我堆起来。我想结束了之后,就去应聘看看subaru的经纪人。”

“诶?”

“能跟着到处跑,而且比起现在那个四眼小子,maru会比较放心我吧!”大仓拍拍胸脯说。

“maru才不会比较放心你。”安田摇摇头,“我也不放心。”

“那你去做maru的经纪人!反正你比较喜欢在家呆着。”

“是么?”安田歪着头问。

“反正maru写东西的时候充分忽略周围环境,我不担心啊。”

安田撩起袖子准备把胡言乱语的大仓一顿胖揍,就看见对面桌子上神原还没有离开,并且一言不发地写着什么。

大仓看安田的动作停住了,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想起了之前神原问出口的那个问题。

“神原,你在写什么?”他问,“还有,倒完水你就该出去了。”

“啊,大仓前辈。”神原却一点也没有发怵,抬起头来依旧是一脸认真的样子,“我想,您和安田桑不会介意的……”

大仓摇摇头,“我们是没关系,可这里不是学校,你做的正确也未必是好的。介意这些细微之处的人比业绩出挑的人更多。”

“是的,我明白。”他推推眼镜,“至于我在写的东西。”他顿了顿,安田和大仓都好奇地等着他的后半句话,“我正在写关于职场恋爱方面的研究,两位是不错的调查对象。”




明明在公司都减少接触了……从会议室出来的安田想,有这么明显么?

“还挺明显的,你的情绪差不多都写在脸上了。”

刚和大仓分开,此时用这样熟悉的语调回答了自己没说出口的问题的,只能是一个人。

“maru!” 回来之后还没和大家好好聚过,特别是涉谷丸山两个大忙人的行程,连抽出来见一面的时间都找不到。

“好久不见。”丸山笑着走近。“yasu一回来除了工作就是大仓,一点也没有想要来找我们的意思啊。”

确实安田以前都是和朋友约着见面更加频繁的,不过现在他和大仓也是一见面就聊工作啊。思及此,他无辜地撇撇嘴,“你什么时候来的?”

“你们还在面谈的时候我就到了,”两人边说边往安田的办公室走,“看你们没出来也不好意思去打扰。”

“所以就旁听到现在?”

“啊被发现了。”丸山笑着抓抓头发,“不过认真的yasu也好,大仓也好,都很帅呢。”

“谢谢夸奖啦。”

安田记得自己有很多问题想要问丸山,当初为什么不告诉他大仓其实没有女朋友,为什么过了这些年才劝他回来。

可话到嘴边,看见丸山的笑容,他就发现这些答案也不那么重要,他又想,可能正是有了这绵长的缓冲期,许多事才能水到渠成吧。

“怎么突然回来?”安田换了个与现在的情况更有关的问题。“来找大仓?”

“小涉硬要我回来。”说道涉谷,丸山一贯的微笑表情中还带上了别的色彩。“他说总觉得会有事情发生。”

“那你回来也没什么能做的啊……”安田摊摊手,“不是警察律师医生也就算了,公司的事情也完全帮不上忙。”他一个个数过来,“你说呢?”

丸山愣了愣,“说的我好像完全没有用处嘛!”

安田憋着笑抬着下巴看他,“是啊。”

“诶?!”

虽然这么说笑着,但涉谷近乎动物直觉般的第六感预示的麻烦还是让安田很在意,希望只是涉谷最近太累想多了。

丸山装哭失败,对着笑着看他却心事重重的安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宽慰的话好,“放心。”他最后只道。

“幸亏是他说的。”

“恩?”

“虽然每次subaru总能说中不好的事,但我们也总能解决问题。”安田笑了笑,“比起未知的未来来说,还觉得多了些保障。”

“恩。”丸山为了表示认同,用力地点点头。

“那我们去找大仓顺便商量下周末的圣诞派对好了!”

  ……




锦户收到来自客户确认设计的邮件松了口气,最后收拾了一下东西准备去赴约。

平安夜刚好是部门前辈的生日,开发部和设计部几个人为了替前辈庆祝决定今晚要走三摊。锦户一个人在公司加班,也因为有约的关系谢绝了邀请,还被一个明明比自己还大却长了张十七岁童颜的前辈调侃是不是有对象了。

是是是,他也想找对象来着。

不然凑在那三对的圈子里,偶尔也会觉得眼睛疼啊。

他理了包出去,和迎面进来的人撞了个满怀,“抱歉。”

抬起头看,是新木。“对不起!锦户前辈”

“没事。”也没撞疼,只是吓了一跳。“你怎么这时候过来?”

“落了点资料在公司……”

“哦。”他看了看急着往里走的新木,“我先走了。”

“前辈再见!”

“再见。”

锦户佯装离开公司又悄悄折返,靠着入口处的墙壁观察着新木的举动。

新木先是像他说的那样去办公桌拿了资料,没什么异常的,但放好包向门口张望了一下,又往部长的位置走去。

他拿出钥匙打开抽屉,大概是拿了部长的钥匙另配的,前两天部长还说钥匙掉了,结果在休息室找到了。

锦户看他从里面拿出了一份文件,匆忙关上抽屉,又取出手机打电话。“父亲……是的,我拿到了……和记者沟通过了,剽窃丑闻应该会让股票下跌并失去AVS的信任吧。”电话那头好像在说什么,新木听了一段时间,“可是……”他的声音突然有些颤抖,“不是说好了帮助他们收购大仓株式会社,然后我们拿了钱就离开日本么!……不行,这是犯罪!”锦户能猜到下一句对方说的是什么,偷取公司机密资料恶意嫁祸就已经是犯罪了。

“让他们去?”新木又说,“我们逃脱不了干系了父亲,明明说过不能和黑道产生关系……”

锦户一怔,拿出手机给村上发了短信,走进办公室。

新木看见他进来,眼中含着的泪没了提防地滑落,手机从不住抖动的右手掉下。“锦……锦户前辈……”

锦户上前掐断了他的电话,拿过他手里的企划书和钥匙,指指部长的抽屉。

“如果你选择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可能会少一项罪名。”




与此同时,安田哼着歌离开公司,没走两步,被人蒙住口鼻带进了深巷……

-----------------------------------

其实我觉得应该也没什么人能看到这章了……

希望下次不要拖成这样……

周一见w


评论(2)
热度(1)

© 倚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