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叶

J家持续关注中——ARASHI红担 SMAP居担 V6masa担 八团yasu Jwest kami醬&akito
坤音娛樂&覺醒東方
spexial
JOJO
特摄

自云端处

-山only

-一发完

--------------------------------------

“喂,你有钱么。”

远处是一片废墟,经历了空袭之后,这个边缘小镇散发着一种萎靡的气氛,湖泊上飘着一层薄油和不少浮尸,有刚被烧死的,也有憋气闷死的,更多的是导弹轰炸后被气浪卷进水中的。

樱井蹲在码头哪儿,啃着白面包。

上前问他话的是个和他一般大的少年,脸上沾着土灰,勉强能看出圆软的脸型和清亮的眼睛。衣服已经破破烂烂的了,但仔细一看,面料却价值不菲。

樱井上下打量了他一下。“你,跟我来。”

连年的战争为这个小镇带来了很了不起军事要地的头衔,镇民也没几个能搞明白这地方和从前想必有了什么不同,开始的时候他们还挺乐意手里的鱼能多卖高些价钱,提供给突然驻扎到这的军官大将。后来渐渐传出了谣言,说是上边的人藏了个很要紧的东西,说不定会引来敌人的攻击。 

这谣言越传越快,因为敌军的飞机和陆战队某天突然袭来,卷走了天空中仅剩的清新空气。

“要什么自己拿吧。”樱井把人带进屋子里。他在餐桌哪儿切了片面包和几片熏肉,盛在盘子里递给那少年。“这面包算是外边传来的东西,他们的腌制品却做得马马虎虎,抓不住精髓。”

“……”少年不接,执拗地盯着樱井看。

樱井深吸了一口气,“离我远些”,那人走开两步,看来能听见樱井说话,“我没有钱,你也无法军火,你也不可能单枪匹马地杀回去。再者,是不是该先说说你的名字?”

“我叫大野智。”

“你身在这里,就该接受事实。”

“这是哪里”大野的注意力被稍稍转移,樱井也就得到了喘息的机会。

他靠近大野,樱井还比对方稍矮些,他抬手试图抹去大野脸上的土灰,“这是梦里。”


最近樱井总是重复同一个梦,梦里的他住在一个种着橄榄树的院子里,国家常年战乱,他家门前却一派和平。仍记得的是时不时的枪炮声和飞机的呼啸声提醒樱井他的确不处于现实之中,而且恐怕这虚幻的时空并不是个美好的地方。

半夜转圜,脑中挥之不去的声鸣,偶尔甚至会发现眼泪沾湿了枕套,但具体的内容他记不清,只能想起门前的橄榄树和树上青色的小果实。

今天他是被门铃叫醒的。

昨天他值夜班,这才回到家睡下不到三十分钟。

樱井揉揉头发,无奈地起床开门。

“谁啊。”

“不好意思打扰了。”樱井打开门,看到一个许久没见的人穿着白色连帽衫站在门口,可即便长久没见,他还是能脱口而出对方的名字。

“大野智……”

对方显然愣了愣,“对,是我。”

“你怎么回来了。”

“你怎么才睡醒。”大野提着便利店的塑料袋,“这么久没见,你也归顺’睡教’了么?”

“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樱井困倦地眨眨眼,后脑勺头发因为被压了会儿的关系,已然有些翘起。

“教主大人。”

大野闻言笑了,“我可以进去么?”

“恩。”樱井侧身让他进门,大学以来,两人已经有五六年没见过面了,“我昨天值夜班。”

“医生可真是辛苦。”

大野和原来没什么变化,樱井却觉得自己变得挺多,他摸摸脸颊,最近有些圆润起来。

“你要不是读到一半跑了,现在也和我一样。”

“ふんふん,还好我提早溜了。”他摸摸鼻子“你现在,没事了么?”两人坐在长沙发的这头和那头,像初次见面毫无交情的两个陌生人那样。

樱井摇摇头,“总是被牵连到太多负面情绪。”他笑笑,”不过是你的话,和以前一样,完全没关系。”

大野这才放心地坐过去,他把啤酒从塑料袋里拿出来递给樱井,“翔君说的好像这不是什么太稀罕的毛病。”

樱井接过大野手里的易拉罐,“我说,大白天就喝么,而且我还没睡呢。”

“有点事情想和你说。”

樱井知道大野的突然出现并不只是为了找他许久而已,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五六年过去,到底是什么事会需要自己的帮助,总不能是借钱。“说什么?”

“我能治好你。”



樱井被女人的尖叫声吓了一跳,照理说他在家中并不能接收到外界的任何讯息。他走到门口,看见大野正蹲着用树枝戳那水波一样的结界入口。

“你干嘛。”

“外面好像看不到这里。”

“是。”樱井走过去接管他的树枝。“别戳了,会有声音漏进来。”

“我看见那个人了,昨天和你回来的时候路过的那家人家。”樱井本以为大野不太爱讲话,没想到他开了口就想说个长句子。“那位大婶被炸药炸成了两节,飞到了这里门口。”

樱井本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但却发现自己感应不到对方的叹息。

“你不难受么?”

“有一些。”大野回答。

“那愤怒呢?”

“也有一些。”虽然大野这么说了,可樱井什么也没察觉到。

大野缩成一团的高度正好让樱井一伸手就能够着对方的脑袋,他揉揉大野的头发,“还没问你,我十五岁,你呢?”

“十六。”

“哦,尼酱啊。”樱井自顾自地也蹲下去,“虽然看起来就是这样。”

大野本以为他要继续问下去,问他到底是谁,经历了怎样的事情,问为什么走在码头边上,若无其事地跟着樱井回家。

可樱井什么也没再说,大野就自己在心里默默地回答了这些问题。

樱井沉默了许久,又说道,“不对……难道都好了?”

他喃喃自语道,将脑袋探出结界又很快伸回来,大野不知道外边的人要是看见是怎样的情景,但他想象中是一颗悬浮的头。画面感浮上眼前,大野不由自主地笑了。

樱井缩回的头刚好对上大野的笑脸。但他仍一筹莫展,“怎么回事。”

“恩?”

“为什么你不行……”他又说,“明明昨天还可以的。”

大野疑惑地看着他,樱井就只好开始解释。自己从小就能通过表情,声音,文字和音乐等媒介不是用理解的方式,而是直接同感到别人的激烈情绪,那些涵盖有千言万语的感受毫无铺垫地向他袭来,他无从得知前因后果,只能等身体自己适应和消化这种感觉。如果一段话里包含了太多人的情绪,如果一本书里承载了太多人的批注,那情况就会更加糟糕。

也就是说如果和数位旁人同时打照面,向着不同方向发展的不同的情绪就可能会给神经带来撕裂性的痛苦。

虽然不知为何,但第一次在这个地方醒来的樱井,就发现这间屋子外有可以隔绝一切结界,他不清楚那是谁建造的,甚至也不清楚自己从哪里来。

“你昨天说这是在梦里。”

“是。”

“那你便是从梦的外面来的。”


傍晚在金色的夕阳中醒来,樱井不确定自己是翻滚了多少次才导致了被单的褶皱。他一如既往的不记得自己做了怎样的梦,却隐约知道自己被梦魇所困的原因。

大野说,他能治好自己。

只要对象是大野,就什么都感知不到。最近也学会了用给思维分类的方法压制被牵连的痛苦,毕竟樱井正在医院工作,喜悦也罢悲痛也好,挣扎和希望,是这些情感所集中爆发的场所。

可大野说这话时神情坚定,并不像是在开玩笑,他没有详细解释,很快就离开了,这让樱井得以有些时间睡觉,之前36小时的不眠状态让他多少有些睡迷糊,再过一会儿就要去接班,他揉揉眉心,算了,总会知道的。

“樱井医生。”他被护士站的人叫住,“今天新来了一位实习医生,下午的时候都带着熟悉过了,主任说今天先试一轮晚班,您能带带他吗?”护士心情似乎不错,樱井预见对方下班后能得到一个舒心的休息。于是樱井的心情也变得好起来,“当然。”

“那就麻烦了,他现在在办公室里。”

“恩。”言下之意希望樱井去跑一趟把人提出来介绍一下晚班流程再聊聊天测试一下专业水准,再把人丢回去。总算也成为前辈的樱井还挺乐意,他告别松了口气的护士小姐,就往办公室走去。

出乎意料地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大野?”

“哦,翔君。”大野对这情况没感到惊讶的样子,他笑了笑,“好巧呀。”

“你明明就知道吧。”樱井自顾自地吐槽了句。“早上说的事情……”

“啊,那个啊。”大野走近樱井,啄了口对方的嘴唇。“药效48小时。”

樱井捂住嘴唇,杏仁状的圆眼睛难以置信地眨了眨。

“我好像哪里看过这个梗,”他闷着声音说。

大野笑着瞄他,“你放心,我这个只有chu才有用。”


大野从橱柜里翻出瓶朗姆酒来,开始煮热水。

“呐,sho君,来杯热黄油朗姆酒么?”

“行啊。”樱井从里屋探出头来,“不过大白天的就喝么,倒是有些冷呢,今天晚上有客人来哦。”

“反正也就是马斯坦上校和霍克艾中尉吧。”大野低声嘀咕了一下。

两人一起生活的日子照理说已经过了五年左右——虽然樱井一点也没觉得,他认定自己是在做梦。二十岁的大野和十五岁的他没什么不同,气质愈发安定,甚至有些懒散。

这个沿海小镇脱离了军事灾区成了不毛之地,樱井家的食物和补给总会自己莫名其妙的冒出来,虽然出现的物品比较随机,但两人过得绝对是称得上舒适的日子。

这个东方国度被击倒,与敌军形成了联合王国,中央派了上校常驻,说是要帮助重建。起初两人对此不以为然,相处下来却发现是挺有趣的人物。

大野在黄油上浇了朗姆酒又用热水冲开,“昨天我去中尉那,听说又要开战了。”

“真是个不得了的世界。”樱井感叹道。“这次是相邻的斯特兰公国吧,势均力敌。”

“说的像是你见过别的世界,”大野捉着他的话头说下去,“反正又是两败俱伤。”

“你父亲怎么样了?”出乎意料,大野的父亲没在五年前的总督府突袭中丧失,和大野一样活了下来,因为其归顺了新联盟国,现在在军队里谋了个不大不小的官职,马斯坦上校偶尔会带来他的消息。

大野撇撇嘴,“听说还不错。”樱井到餐桌边上坐下看着大野在那里捣鼓,“可都要开战了,哪里会好?”

樱井接过大玻璃杯,“你就准备一直呆在这儿?”

“我可不想出去……”大野皱皱鼻子。

樱井知道对方的意思,他觉得他应该去和上校就这个问题聊一次了。


“打扰了。”大野走进樱井的屋子,经试验表明,大野chu的方法的确有效抑制了樱井的症状。樱井第一次有了“轻松”走上大街的感受。

“所以是怎么回事,”不等坐定,樱井就展开盘问,“别告诉我你去学习奇门遁甲。”

“就是突然有一天,”大野说,“发现自己能封印一些东西了。”

“这和你的离开有关系?”

大野点点头,“封印记忆,感受,想法什么的。”他看看天花板,“我怕把自己吓到。”

“喂!”

他像是被樱井气急败坏的样子逗笑了,

“但还是不完全的能力。不是么?”

和樱井一样,都是不完全的能力,效用甚至比不上副作用。

副作用……

“那你封印了别人,自己会受到什么影响。”

“没啊。”大野试图无辜地仰头看樱井,可鼻梁下意识地抽动了。

“说。”樱井认真地重复了一遍。“说。”

“转嫁。”

“这48小时里,你会变成我那样?”

“恩……”

樱井不说话了,大野熟悉这沉默,他也知道樱井得知后会有些不高兴。“我就是试试……”

“以后不许试。”

“哦……”

“这两天别出门。”

“上班!”

“对哦。”这下换樱井心虚地抓抓脑袋,实习医翘两天班一定会被留差评。“那你住我这里。”

“哈?”

“我这各方面有效阻隔外界,多少轻松点。”

大野不置可否,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好吧。”

“说来,你能不能治好一个疯子?”樱井问他。

“如果我疯了的话。”大野白他一眼,“遇见疯子肯定我先疯。”


大佐同意了樱井的请求。

樱井最近有些头疼。

大野更频繁地跑去中尉那里学习枪法并做些素质训练。

“我说这地方就我们两个人。每天瞪着对方你不厌烦么?”樱井在折腾门口的橄榄树上新结的果实。

“你呢。”

“不烦……”樱井本想说说反话,可话到嘴边怎么也出不来,还是照实回答了。

“你过来。”大野正非常大爷地坐在门口的凳子上。翘着腿招呼樱井过来。

接收到召唤的那位放下手里的大剪子就蹦跶过去,大有“爷您吩咐”的店小二气质。

樱井弯下身子凑近大野等他说话,对方却没领情,二话不说揽过樱井的脖子吻上去,樱井被这光明正大的偷袭攻溃,意识不受控地产生了数秒的空白。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含住了大野的下唇。樱井半蹲下来,眼里闪着湿濡的光。

“你是什么意思。”

大野坐直身子,捧着樱井的脑袋又亲了口,“你想的那个意思.”

“大白天的。”樱井没有拉远和大野的距离,说话时,气息就这么相互传递起来。

“你在想什么啊!”

樱井捂着受害的脑袋眨眨眼,“你说是我想的意思的!”

“大白天的!”

“哦……”

说的像是晚上就能畅通无阻一样。樱井望向天空,今天意外的能看见蓝色。

他又开始头疼,脑中闪现过一些片段和画面,他开始怀疑如果真的和大野进一步交流了,说不定会有些记忆凭空出现。

是夜,他默默地敲开大野的房门。

“什么事。”

“帮我个忙。”

“恩?”

大野话音未落,遂被对方吻住,两人踉跄了一步跌在床上。

“satoshi……”

“恩?”

“可以么。”

大野没有回答他,又抬起身子吻了回去……


樱井确实被解锁了。

梦中的他与现实中的他总算彻底融合,将梦境全连在一起。

大野在身侧睡得安稳,自己一时兴起买的六尺大床算是起到了作用,可一想方才还对着同样的人做春梦,樱井就无法马上把他叫醒。

或许是拜这梦所赐的结果,离了青春期后便不常发生的生理现象光临了樱井身上,他无奈地一边刷牙一边祈祷这半抬头的状态早点自己消退下去。

毕竟我是清纯的斑比。他没羞没躁地为樱井翔这个名字打上以上标签。

“早上好,翔君。”

“早。”

距离四十八小时还有一段时间,等到夜晚的时候大野的封印会自动解除,除了这两天中那些多余的感受不会回到他的身上,其他没什么不同的。

他突然想起在梦中生活在带着结界的房子中的自己和那个大野来。

说什么那个大野。

他觉得两位大野最大的区别大约是,一个他吃掉了,一个还没有。

听起来真像是衣冠禽兽的发言。

“翔君昨天睡得好么?”

“挺好。”大野没理由知道自己的梦境,樱井糊弄着这乍一听意有所指的问题。

“我想也是呢。”大野暧昧地笑笑,“今年翔君34岁吧。”

“恩。”

“我已经35了呢。”

樱井盯着大野看了看,有些东西的确是时间能藏住的,有些却不行。

比如大野眉间那丝若有似无的傲气。

梦中的人和眼前的人重合在和一起,他渐渐有些难以分辨。


“我们多久没见了?”樱井再一次进入梦境的时候,时间轴大概进入了若干年后,他跳跃到了一片旷野上,场景不再是单一的房屋和吃不完的食物。

“三年。”

“我那天之后,突然消失了么?”

“是啊,溜掉了。”大野气鼓鼓地说,“害我隔天腰酸背疼地去军部报道,被罗伊用奇怪的眼神和憋笑的脸折磨了一整天!”

“抱歉!”樱井下意识的就道歉了。

大野瞥了瞥他,“原来你真的不属于这里。”

“你想不想知道我是从哪儿来的?”

“云的那边么。”大野指着远处的天空,云层和云层之间留下了一丝空隙,被厚厚的积雨云挡住的阳光从中漏出来,像是另一个世界的大门。

樱井盯着那光源处出神。

“那个世界和这里很不一样。”

“和平的。平等的。”大野说,“所以你在那里不需要一个结界?”

“虚假的和平,不完全的平等,我在那里甚至更加难受。”樱井笑了,“唯一一点值得夸耀,饥荒和死伤,贫瘠和暴虐不再在我们的国度猖獗。”

“那个世界的我,是怎样的?”

“恐怕在拯救另一个我。”樱井想了想。

大野用手遮住眼睛,盯久了阳光,回归黑暗的时候便有不可抗的晕眩在等待他,“有些绕。”他如今已经不再是那个十五岁的少年了,纵使这虚长了近十年的岁月没能为这片土地带来永久的安稳,却足够将大野从一个容易被看穿的少年塑造成个出类拔萃的圆滑的大人。

或许这个世界的战争永远不会结束。樱井想,可在这长久的硝烟中,仅一方天地的静谧就能带来对和平的向往,而有着希望的地方,是不会荒芜的。

“大佐一定是位很好的统治者。”即便已经是大总统了,樱井还是习惯用原来的称呼。

“如果中尉看着的话。”大野开了个玩笑。

“其实……”樱井想了想,“你和他并没有区别。”他思考了一下,“可爱。”最后就憋出两个字来。

“是么。那我和你呢,有怎样的差别?”

“……”樱井一时语塞。

“说不定我也不属于这里。”大野说道,“你在我身边就感受不到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吧,我是不是有能把翔君的感知封印起来的能力呢。”

樱井脑中闪现出一种可能性,他不敢置信地看着大野。

“不然,回去试试好了……”大野开始喃喃自语,片刻他才发现自己的不对劲。“记忆里怎么好像多了些有的没的的东西。”

“比如有个叫二宫和也的同学没日没夜的打游戏最后被邻居家的相叶雅纪发现并大张旗鼓的送进医院的故事么?”

“恩。”

大野和樱井对视了一眼。

“你今年23岁?”

大野点点头。

“现实中的我什么也不知道。”樱井叹了口气,“我现在真实年龄是34。”他看见对方反应过来,若有所思的样子。

“智君。”

“恩?”

“我会等你回来的。”

大野做了个wink对他笑。

“好。”

大概成为了新的约定。

大野找到樱井家的那一天,樱井值了夜班没能安睡,他回到家的时候是下午三点,天边的云层不知为何均匀的散开,太阳下落的角度刚好被两片云彩圈在一起,像一张诉说着的口……

-END-

--------------------------------------

再不发点什么这个月就没有山了这不行……

因为还有一些点没能细写希望不会造成阅读问题。

车呢,是不会有的【严肃】

有夹带一丢丢RR私货

以后可能会用同样的设定写点前传啦后续啊什么的来完善。

谢谢。

评论
热度(17)

© 倚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