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叶

J家持续关注中——ARASHI红担 SMAP居担 V6masa担 八团yasu Jwest kami醬&akito
坤音娛樂&覺醒東方
spexial
JOJO
特摄

鸟神星(11)

-仓安

-全员上线啦【比哈特

-------------------------------------

十一 もう一回

2015年 冬

“伞整个翻了差点报废。”锦户抖了抖伞并把他收起来钻进温暖的室内。“村上君我要一杯香蕉汁!”

大雨中的冬天,咖啡厅里没有别的客人,在锦户到来之前显然都是正坐在一旁的村上一个人的时间。他放下手中的书揉揉眉头,“你自己来弄。”村上指指料理台,“一会儿yoko也来。”

“好。”锦户甩甩他淋湿的头发,此时更想去哪儿洗个澡,可他还是走到了吧台后面。“最近横山君好像很忙啊。”

“他们一课本来就忙,最近那个连环杀人案一点线索都没有,好几天没回家了。”村上叹了口气。“还是说警察厅新进了什么好看小姑娘。”

“说到这个,”他把香蕉和其他作料都放进搅拌机,“yasu要回来了。”

“哦?”

横山是安田的表哥,刚上东京读高中的时候,早几年去读大学的横山和村上帮了安田不少忙,也就和锦户认识,后来锦户去了澳洲,安田和涉谷搞起乐队来,两位年长者也毕业了,就没怎么再联系。

“后天的飞机到东京。”

“说不定yoko为了接机明天就能把案子破了。”村上笑着喝了口茶,脸颊处凹进去一个小窝,虎牙明目张胆地跑了出来。

锦户把果汁倒了两杯出来,又将多余的倒进水壶里封好放入冰箱,“下这么大雨又是休日,也不知道村上君你怎么想的还开店。”

“毕竟我的主业也不是卖咖啡啊。”村上结果锦户递来的香蕉汁,“不管天气多么恶劣,这里是不是居民区的犄角旮旯,有麻烦的人总会找上门来的。”

一份份求职简历看的大仓有些头疼。要不是一会儿的新入社员考核,他绝对不会去看这些乏善可陈的“兴趣爱好”或是“毕业院校”。

人类真是可笑。

因为还没想好是否要和兄弟一起继承公司,姑且在家族企业做了个人力资源主管,招聘的事刚要推脱就被父亲义正言辞地说了“拜托”。
他才想说这个词,为了这点事,他错过了一场涉谷策划的live。

他懊恼的翻到下一张,决心看完这份就休息一下。

可这份有些特别,

因为他认识投递简历的人,单方面的认识。

秋天的时候回大学看山崎教授,本来没想深入探究些课题性强的内容,没想到还是被拉着说了一下午闲话,其中就提到数年前曾邀请过自己的那个心理状态与犯罪项目研究,教授说本来以为不是什么太过晦涩的题目,纵使可能会长期纠葛于案例分析,也很快就能取得进展,然而这次出乎意料的持续了几年后都没能归纳出一个普遍性高且具有说服力的结论。

“不过有个学生很有想法,最近要毕业了我想留他继续参与研究,没想到被拒绝啦,现在的年轻人目标都很明确啊。”山崎教授失落地摇摇头,“就你进来的时候出去的那个,叫神原达也。”

这个出现在模糊的记忆中和老师口中的名字如今化作一张薄纸被送到大仓眼前,大仓看着一寸照片上戴眼镜的男人,总觉得让人有些不适。

大仓撑着太阳穴审视了一遍那张志愿表,也挑不出什么错来。他就只能把那奇怪的感觉看作是自己工作压力堆积的产物。

算了,今天早点下班好了,他想。

他给丸山发了短信,问他有没有空到reconteur聚一聚,回信很快就传到大仓手机上,一个肯定的答复附带一个peace的表情符号,大仓笑着摇摇头开始收拾公事包。

走之前和部门的人打了招呼。
他隐约听到茶水间里有同事在聊八卦,说是证券部要空降一个年轻人。他心里翻了个白眼,是是是,挑新人就我来做,有什么奇兵你们就都不和我商量自己安插。

说来奇怪,这几年的时间里,不说毫无建树,也没觉得自己完成了什么伟大的事情,好在周围人领工资时候的表情每次都会产生有趣的变化,这大约是唯一能用来计算时间的标志了。

一转眼已经将近半年没有和安田联系,line中一直没删去过的聊天对象却也只是一直默默地呆在哪儿,那聊天记录的最后一句话他每天睡前都要翻看一次,是安田发给他的,说“晚安”。

想必对方手机上也早已显示了“既读”的消息。这半年间总找不到话题的由头,即使他清楚的知道不论自己发什么对方都会好脾气地回复,不论对方回什么自己也都会愉快地接着说下去,只是刚起了念头又看了眼工作,很快就会将要写些什么给对方的事情忘记了。再想起来的时候墨尔本往往已是深夜,也不好意思打扰。

唯一的信息来源大概也就是去找丸山涉谷的时候听他们谈起。涉谷不再在reconteur驻唱,只是偶尔兴致高了会上台哼两句,丸山的小说即便只是再版稿费也足以让他休息好一段日子,可他愈发文思泉涌,好久没有给自己放过假,reconteur的老板还是非常热爱料理,大仓也乐得和他分享一些新菜式的做法和调配,甚至连原来常见的服务生都各奔东西,有一个还成了小有名气的偶像组合成员……

一进门俨然一副被包场的趋势,大仓愣了愣神,对站在吧台后边充当调酒师的老板打了个招呼,

“什么情况,最近那么冷清?”

“本来下大雨就没什么人,之前丸山君和subaru单独来的时候就已经有粉丝围上了了,你看最近的八卦周刊了么?subaru还被传和他一直供稿的那个女歌手热恋呢。”

“看倒是看了,没想通光写个歌做个幕后怎么曝光率那么高。”

“公司炒作,你懂的。”

大仓收了个媚眼,心下一哆嗦,“maru也是人气非凡,签售会总是爆满。”

“所以我就把店关了,你们几个玩,好像亮君他们也都来。”

“不愧是老板啊。”大仓感叹了一下,“我们会好好付场地费的。”

“拜托,我还愁你们几个坑我钱么,一个个的赚的都比我翻上一番。”老板故作哀伤的放下正擦拭的玻璃杯。

涉谷进来的时候大仓和老板聊完了八卦正激烈讨论着乌冬汤底,“鲣鱼汤底是绝对的王道吧!”

“最近也觉得是不是可以加一些意式的想法。”

“你还挺喜欢西餐。”

“偶尔要来点新的花样嘛。”

涉谷咳嗽了声,“我说你们……”两人这才看向他,

“其他人呢?”

“那四个说组队过来,估计刚好都在咖啡厅呢。”

“亮酱说……”涉谷好像本想说些什么,看了大仓一眼又戛然而止,“说会带香蕉汁来。”

“也就他和yoko喝不腻。”大仓发表了意见。“我更喜欢草莓汁。”

“香蕉汁也有很多种做法的!”横山一行人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进来,“大仓你就喝喝草莓汁吧,草莓小年糕又吃不上。”

大仓感到自己被一击必杀了。

“别逗他了。”村上pia了下横山的脑袋。

“年底日子不好过啊……”横山趴在桌上,大仓捏着酒杯深有感触,霎时间忘记横山方才才戳他伤口的事实。

“嘛我倒是没什么。”锦户作为一名建筑师,自认为是这群人中间最稳定的工作了。“反正sho……盐炸鸡很好吃。”

“你在说什么啊。”大仓怀疑地看看他,“你们公司食堂的炸鸡简直是在糟蹋鸡肉。”

涉谷和锦户交换了一个眼神。

“说来今年圣诞怎么弄?”这几年众人每年都聚在一起开圣诞聚会,一群由安田为中心聚在一起的人的圣诞聚会里却独独少了安田。

“在案子结束之前没有圣诞节……”

几个人点了单,大仓帮着老板一起料理,恍然间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今天的气氛奇怪,但又说不上来具体是哪里开始产生偏移,总不能是因为横山口中的破案进程过于冗长乏味。

桌上的人围在一起挺横山透露有限的案情信息就好像是在听夏日怪谈,锦户对着描述者摆出嫌弃的表情,可还是缩着身子听的认真。

“找人分析凶手的状态了么。”丸山突然说。“有个参考依据会不会好一点。”

“我们连明确的方向性都没有,仅按照侧写师的报告仍有些无能无力。”横山拿了包咖啡伴侣,在手里丢来丢去,“说白了这些受害者之间没有任何联系,除去被发现的时候手指上都有相同的符号之外,我们都不能轻易断定这是一起连环案件。”

犯罪心理啊,大仓想,他想起之前导师和他说过的话:

几乎所有人都在寻找一个适当的规律成为解决的范本,可或许很多事情从一开始就是无序且无趣的。

他把煮好的面放进平底锅中。

幸好这些复杂的事情已经和他没什么关系了。

周末结束刚回到工作岗位,只听见到处都在讨论中午要来报道的证券部新部长,自从自家公司上市之后,这个职位一直空缺,据说从不知道哪国挖来一个学金融的高材生,还在有名的企业里工作过三年。

大仓还和下属一起好奇了一下是不是个金发碧眼的帅哥或是美人。他为了得知点消息,还特地跑去社长办公室溜达一圈,除了发现父亲大人晚上又多了些没完没了的应酬,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能收获。

说来也就一个新上任的部长,为什么不透点风声来,又说来,没有个人信息连归档都不能做,也不知道上层的人是什么意思。

好不容易熬到中午准备揭开对方的庐山真面目了,他又被电话缠身离不开办公室。

“新木专务,请您一定要多注意一下……对,我知道……可是如果再接到员工投诉可能就要进行社内表决了。……好的,谢谢。”

他透过办公室的玻璃能多少看见些外面的情况,可是角度问题完全望不见对方的脸。

大仓迫不及待地挂了电话出去,又毫不犹豫地愣在门口。

他现在知道为什么之前没有一点消息了,也知道为什么两天前的聚餐洋溢着一股奇怪的氛围了。

是他吧,肯定是……

“好久不见,大仓。”

他的声音跨过人群传来,和从前一样带着活力却多了几分自信。

“好久不见……yasu……安田桑。”

大仓看着安田得逞的表情,大概自己惊讶的样子让对方很满意。

不过这都没什么要紧的了。

大仓穿过人力资源部众人所围成的堵截圈,快步走到安田身前张开手臂抱了上去。

“你回来啦……yasu。”太多年不见,可怀里的人和五年前抱起来没有丝毫变化,就算姑且将这当做是一个友谊的拥抱,大仓想,他又有了让某种心情重新占领自己的勇气。

“我回来了哟。oo-ku-ra。”

---------------------------------------------

至此我陷入了一个危机中……

到这里突然有点想要把我之前想好的剧情推翻再想了……

目前还不会有大幅改动【打滚】

我真的已经是个废纯了告诉要怎么才能振作一点……

评论(2)
热度(10)

© 倚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