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叶

J家持续关注中——ARASHI红担 SMAP居担 V6masa担 八团yasu Jwest kami醬&akito
坤音娛樂&覺醒東方
spexial
JOJO
特摄

鸟神星(10)

-有看没看过度again

-锦户上线,总之度假了一番

-好了模模糊糊期终于要结束了。


------------------------------------------

十 果テナキ空


没人会因为天气的原因来到墨尔本。

安田在车站前风中凌乱的时候想到刚到这儿的时候锦户和他说的。

锦户亮是安田的高中同学,高中毕业就独自到墨尔本留学,安田的留学申请不论是办成前还是来到这里后都得到了很多来自锦户的帮助。

已经是第三年了。墨尔本怎么说呢,是一个普通中带着嚣张的城市,就像自己面前的挡风墙,毫无设计感地伫立在安田眼前,墙体部分却被人用划痕和马克笔涂鸦着各种艺术字体和浮夸的卡通画。

第一年到这里时他在为期两个月的暑假中回去过一次。回老家过得元旦,跑去东京找涉谷丸山和大仓玩,三人都还是老样子,涉谷和大仓互相爆料最近有女生追的事情,一边的丸山就护犊子似的搭着涉谷的肩膀。

安田本想吐槽说就算这样看着他,涉谷想喜欢别的人丸山也不可能拦住,可他看见涉谷下意识地往丸山那里靠了靠,又把想说的话如数憋了回去。不论当事人清不清楚自己的心情,他想,他们应该都享受着现在的关系。

他听见身后的train station有列车进站便向后看去,想等的人没从那上面下来,倒是遇见个在阔腿牛仔七分裤里穿着条纹毛线中长袜的老爷爷。

说不上是哪一国或哪一个区域的特有搭配,恐怕就多数出自个人意愿,安田觉得黑白条纹袜配上那有些长的白胡子相得益彰,或许老人还能桀骜不驯地叼上一根烟。


“章酱。”锦户带着棒球帽背着双肩包,不说出已经奔三的事实,恐怕他混进任何一所大学里都毫无违和感。“抱歉抱歉,早上运动的时候忘记看时间了。”

“没事。”其实安田在五分钟前还十分生气,后来他走出车站的挡风棚看到了旁边train station的轨道和与之相应的蓝天,一瞬间觉得其实这长时间的等待都不那么重要。

“好不容易请个假,去凯恩斯怎么样?”

“好啊。”

“在当地报个旅游团游艇旅吧,能冲浪也能浮潜。”锦户讲到这里计划好了接受安田高兴的一声答应,结果对方没什么表示,也不知有没有在听,敷衍的“恩”了一声。

“章酱你怎么了?”锦户顺着安田看的方向看过去。平淡无奇的景色,生锈的铁轨在一个弯道处离开了他们的视线。

安田回过神来笑道,“突然想到些事情,我们高中的时候,天是不是也是这样蓝的?”

“大阪和东京的天可都没有这么蓝。”锦户说道,“尼崎的说不定呢?说来也好久没回日本了。”



第二年安田和大仓大吵了一架,那年开始就没有回去过。家里对是否与他长时间未见一事抱有保留态度,十几年前从老家到东京念高中开始就越来越少会老家,只有涉谷还惦念着来看他的事情,可他最近开始给唱片公司供稿,丸山的小说越发畅销,两人做着能随性到拿着笔电和吉他就世界旅行的工作,却无论如何都抽不开身。

吵架那天安田大约是心情不好的,大仓肯定也没有用什么开心放松的方式同他说话。隔着一个信号不佳的skype视窗,努力想让对方理解的论点也在断断续续的重复几遍后失去了想说的气力最后边做漫长的沉默。

大仓先挂了电话。

一分钟的延迟后,安田看见视窗上大仓最后看向镜头的脸,什么样的表情也没有。

他已经记不清开始争辩的缘由,那一定不是什么原则性的问题,可他清楚的记得导火索在哪里,因为大仓告诉他,他和一个后辈的女生开始交往了。

安田终于冷静下来清楚的省视自己,找到那句藏在众多观点和争论之后的话——喜欢。

之前所有被称为“朋友”的相处模式瞬间被颠覆,让安田为自己这点不坦荡的小心思产生愧疚。

他后知后觉地想,或许大仓也对自己有过超脱朋友之外的情感,即便一向能很快与他人成为朋友的安田在此之前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

被繁重的学业和寻找工作的压力缠身,他很快淡忘了吵架一事,纵使如鲠在喉的感觉不曾消失过他也变得无力寻找解决方法。等他再一次从重负中脱身,他已经找到了一份在上市公司证券部的工作,和大仓也一整个月没有联系了。安田这才想起来这段日子总觉得生活过于紧凑的原因。



都坐到飞机上了,安田才想起来自己此行是拿了个一周的长假期,他懊恼自己莫名其妙约了锦户就决定要去度假,明明材料还没都准备好。“亮酱你也不提醒我一下。”

“我问了你好多遍了哦!”对约人这事有些没信心的锦户表示,“你就算当时没有反应过来,也不至于现在才觉得应该回去工作吧!”

“好啦我都请假了当然陪你去啊……”安田叹了口气,“你真的要回日本么?”

锦户学的是建筑设计,在RMIT读完之后被一家大公司录取,据说全公司只有他一个留学生,对此还颇为得意。“我觉得这里人不怎么接受亚洲的建筑师是有道理的。”

“恩?”

“其实我也不能理解我的客户在想什么。”锦户说,“我以为自己已经习惯并完全喜爱上西方的建筑风格和设计文化了,但最近却开始想念亚洲式的安静,尤其是日式独有的韵味。”

安田点点头,“我能明白。”

“yasu真的觉得这里比较好么?”

锦户喊他“yasu”的声音和记忆中另一个声音重叠在一起。

yasu,不可以太轻松哦。

把不想要的藏起来,把不想面对的通通避开,如果像这样假装轻松地继续下去……

他想了想,回答道,“我想,我可能也没那么适应这里,但我正是因为不适合日本的原因来到的这里。”他又说,“我想再试试。”

“如果章酱觉得好的话就是好了。”锦户说。

当再一次做出决定的原因从逃避变成面对,那就能把经常走失的那位安田章大找回来了。

就像现在既然是在度假的飞机上。

安田深吸一口气露出笑容来。

那就好好享受吧。



安田问丸山,一种“似乎互相喜欢”的感觉会不会是什么诱因导致的错觉。

丸山把正写到一半的稿子发给安田,他说,要不yasu你先看?

新的故事说的是一个很喜欢巧克力浆饼干的女孩子,她执着于品尝世界上所有的巧克力饼干制品然后遇见一个做巧克力的学徒。

她对那学徒一见钟情,她想可能这就是命中注定。

那个学徒给她介绍各式各样的巧克力,也从她口中听说很多不曾知道的巧克力搭配方式。

有天城主交给这位学徒寻找大洋彼岸的特殊配方的任务,他就只好提起行李去坐船,女孩本想跟着他一起前往,她买了许多巧克力饼干当做储备粮食,然后终于想起自己原先的愿望。

以及她喜欢的是巧克力饼干,而不是巧克力的事情。

故事到这里戛然而止。

丸山问他,你认为接下去是怎么样的?

“我猜中你就要换故事啦我可不希望这样,”安田答道,“我喜欢这个故事,虽然好像和我的事情没什么关系。”

“yasu,很多事情没有正确答案,”丸山说,“像你说的那样,我可以随时更改后续。”

“我只有一个问题。”安田没对丸山的上一句话发表看法,“女孩喜欢的是那个学徒,并不是他做的巧克力不是么?”

“是的。”丸山肯定道,“所以你决定怎么做呢,yasu?”

“……”

他挂断了这通电话,瞥见客厅墙角的吉他。

吉他袋子上已经落了灰,像是他的主人一个月也没和大仓联系过那样,他也一整个月没有被开启。

很快安田和大仓就和好了,他最后还是没有把自己的心情全告诉对方,也不确定是否有经过丸山的口飘到那人耳朵里去一点,如果有机会的话,能当面说就好了,安田想。可这之后两人再也没有从前那样交流频繁,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无法按下通话键也懒得发邮件了。



安田喜欢潜水,慢慢增加的水压和绮丽的浅海让他感到放松和舒适,把一切都交给海洋,可以什么也不去想。缤纷的灵感有时候也会冒出来,不加修饰地跳跃在脑海里,音符就藏进呼出的气泡,句子就刻在闪闪发光的鱼鳞上。

安田从水中探出头,爬着梯子上了船,一首曲子在脑中成型,他赶紧擦干手拿了笔和本子记了下来。“章酱吃午饭么。”锦户也结束了冲浪,“在写歌么?”

“恩。”

“我记得去年有段日子你也这样,突然就有了灵感。”

那时安田写了首歌,和锦户一起跑去熟悉的店里唱,一首英文歌,激烈的曲调中钻出悲伤的句子,当晚的观众都听得入迷,可很快就被店主警告说别来砸场子,不然就唱些欢快激情的曲子。

“恩……”

“那时章酱在找的人,后来找到了么。”

被锦户提起,安田又不情愿地想起大仓来,“没有,他失踪了,不要找他了!”安田突然开始赌气,锦户看着安田佯装的气鼓鼓的脸颊只得环着他的肩膀宽慰了两句,“不找了,反正我陪着章酱。”

“不,你也不是什么好人。”安田眯起眼睛,“不是要回日本了么,反正就是要把我一个人抛弃在这个地方了。”

锦户无辜地看着这个前几个小时还在支持自己决定,现在却突然被开启小恶魔式找茬属性的亲友,“常联系嘛!用line什么的。”

安田看着锦户像小型犬一样的下垂眼中闪现的水光,若是第一次遇到还以为对方是要伤心地落下泪来了。

“你知道墨尔本是什么地方么?”

“我知道啊!”锦户大声回答道,安田铁了心要说完,丝毫没有被这一句吓到。

“这可是个从家出门走路半小时找不到可以坐下来的店家,随便一辆公共交通就要等个十几到一小时不等的间隔,吃拉面都成为享受的地方!”

“……”锦户竟无言以对。“那不然你跟我回去。”

“我是个负责任的人。”安田稍稍仰起头看着比自己高不了多少的锦户。

后者愣了愣无奈地笑了,“我的错。”

“嗯哼。”

“我在日本也已经没有认识的人了。”

安田愣了愣,“去吃饭啦。”

“恩。”

“回国之后可以去找subaru,我给你他的地址和电话。”  

“涉谷学长啊!”

“喂你不要一下子就有种害羞又高兴的感觉呀!”安田拍了下锦户还挂着水珠的光着的上半身,突然发现自己的潜水衣也没换回来,“不行我得先去换下衣服。”

“餐厅见。”

“恩。”


安田在凯恩斯给大仓写了明信片,仔细回想的话一些感情也好,回忆也罢都在慢慢淡去,就像他记不起十年前的天空是不是这个蓝色,他也给丸山和涉谷分别写了。

丸山那个说巧克力饼干的故事早已刊登,没想到丸山就这样写到一半提交了上去。他十分痛苦地和安田抱怨说给安田看过之后就觉得写什么结尾都不再合适,不如干脆就这样停住。

嗨,这不是留下了无限的可能性了么?

------------------------------------------------

刚刚在纠结呢我结果被糊了一脸物理……

恩……我去看FNS

评论(2)
热度(14)

© 倚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