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叶

J家持续关注中——ARASHI红担 SMAP居担 V6masa担 八团yasu Jwest kami醬&akito
坤音娛樂&覺醒東方
spexial
JOJO
特摄

钥匙扣

-仓安only微横雏
-短一发完

————————————————
大仓可怜巴巴地头顶着门假寐,没一会他就觉得这样头疼,抬起头后又蓦然发现头晕。

今天或许是他人生中最倒霉的一天了。
他想。

昨晚一时兴起多喝了点,早上就头疼欲裂,赶着去上班没注意到安田一大早就走了——姑且他们俩正在交往即便还是住着两间房。
吃了早饭一出门就被路过的车溅了一身泥水,所以为什么昨天下雨了呢?

他拉着新外套的领子试图让自己暖和一点,却也抵挡不住寒风一阵阵过来,吹得他睁不开眼。
带着黑眼圈和紧急处理后的西装裤接待了美国来洽谈的顾客,结果一不留神说错句式,让一句好好的陈述句带上了别有深意的色彩。

虽然他脱口而出后就立即反应过来,马上做出修改,客户也颇为体谅地冲他开了个玩笑将此事带过,但端水进来的女秘书却像是拿这个当做笑料般广而告之,他一整天就被各种各样的偷笑和视线淹没。

“我到底得罪谁了。”大仓送给这世界一对白眼。
“回忆一下你最近是不是没有好好工作吧。”隔壁部门的横山为表安慰要请他吃午餐,话音刚落便眼睁睁看着大仓端着的食盘被人撞落。
“真的非常抱歉!”肇事者应该是有急事,真诚地鞠躬道歉过后飞速撤离留下了一个疾走的背影,大仓部长表示,就算没洒在衣服上,那堆阵亡的食物到底谁来负责?!

“我放弃了。”自然是对还没吃就被撞干净的事情颇有怨言,他料定自己今天不会有什么好事,为了不再浪费粮食还是什么也别吃为妙。
正当大仓回味着来自横山的同情的眼神,觉得他从此可能要对喝酒产生心理阴影了的时候,他发现了更可怕的事情。

昨天回来的时候把车钥匙和家门钥匙分开,为后者上串上了公司发的黑黄圈纹的纪念钥匙扣,安田还吐槽了那钥匙扣长的马蜂屁股。

于是现在大仓忠义先生被缩在自家门外,在幸亏其没窗的楼梯间里忍受着寒冷和饥饿默默等待安田的归来。
对方没接他电话。

“好的,我知道了。”安田是一名插画师,一般情况下他要出门和编辑洽谈工作都是下午就能回来,今天出去了快一整天的样子,打电话问了编辑丸山也说安田半小时前就走了。

还没变作这副可怜的样子之时的大仓本想找个地方坐着喝咖啡,再悠闲地打会儿游戏,结果一翻包皮夹也不在。

“救命……”他简直想要把门踹开。还好他记得今天的确没见过钱包,应该不是在家就是在办公室。可现在怎么办?

手机电量寥寥无几,身体温度持续下降。才下午五点……

大仓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他看了眼还在勉强支撑的手机,是五点二十五分。

明明觉得自己睡了一个世纪,可被现实告知他或许要更久才能从命运的宣判中回过神来。

他变得有些生气。

纵使罪魁祸首就是他自己,发生的一切事情也都是“咎由自取”。

“大仓?!”

万幸……

大仓还没彻底自我淘汰就听到熟悉的呼唤声,他有气无力地展开了微笑。无处发泄的烦躁夹杂着在寒冷中浅眠带来的头晕本将一向冷静的大仓拉至一个临界点,可这听起来甚至痛苦的感受在安田到达后全数熄灭了。

“yasu……”大仓都觉得自己的声音要染上哭腔。

安田利索的打开了门又按开了门边的暖气控制系统,“快进来。”

“差点冻死。”

“胡说什么呀,钥匙呢?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去咖啡店坐着多好呀。”

“给你打了!钱包和钥匙都掉在家里了吧。”大仓心虚地看看四周。

手脚在暖气的作用下渐渐回温,他去煮了热水,拿出感冒药又扯了个口罩来。

“吹感冒了?”安田帮他拿了杯子。

“不知道,以防万一。”

“我手机没电,笨蛋怎么钥匙都会忘。”

“都怪马蜂屁股!”大仓说,“还有酒!”

“怪你才对!”安田说着还是心疼地用自己的手心温度暖着大仓的手,“等水煮好了就能捂手。”

“去哪儿了?”大仓已经不那么冷,身体却还不住地发抖。

安田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钥匙圈——挂环下垂着一个多面体上边有像是溅上去的颜料一样的绿色。

“前几天约的陶艺DIY,做了对钥匙扣,通知我今天去拿成品。”

他又拿出个蓝色的。“做了最简单的着色。”

大仓在电视柜上找到了那把牵着“马蜂屁股”的家门钥匙,接过安田手里的钥匙扣就立即换上。

“这绿色就像是我喷洒的血”他说,“血的教训告诉我们要记得带钥匙。”

“还冷么?”水煮开了,安田到了一杯给大仓。

大仓看他拿出自己的钥匙来要换挂环。

“冷。”他从背后抱住安田看他换钥匙扣,“这样就不冷了。”

“我怀疑你是被yokochu传染了。”安田想了想,“再忘记带钥匙和钱包就去找他求助好了……”

“不会再忘了!”

大仓恳切地呼喊出内心真实的声音。

……
三天后,大仓再一次被关在门外并且发现手机落在了公司。

出门买东西的安田回家后冷漠地表示:“大仓忠义你就是要多冻会才会长记性。”喘了口气他又说,“自己去公司拿手机,我是不会陪你去的。”

被击倒的大仓今天也觉得这个世界被恶意堆满,而这么说的安田最后默默坐在大仓车子的副驾驶位上把玩着手里的家门钥匙。

“绝对不会有下一次了我发誓!”距离大仓安田二人数公里外的横山家门口,横山正信誓旦旦地对着赶来送备用钥匙的村上说。

拖着黑黄圈纹圆形钥匙扣的尾巴,横山的家门钥匙正乖巧地躺在他的公文包里。

——————————————

纪念前天的自己【喂】
摸个欢乐段子……

评论(5)
热度(14)

© 倚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