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叶

J家持续关注中——ARASHI红担 SMAP居担 V6masa担 八团yasu Jwest kami醬&akito
坤音娛樂&覺醒東方
spexial
JOJO
特摄

鸟神星(9)下

-仓安丸昴(?)

-有看没看过度内容

-----------------------------------


九 唯有这份心意(下)

凌晨,大仓不出所料的看着醉倒一片还扒着沙发凳说胡话的人,丸山的脸通红靠在椅子上,对面桌上趴着已经把上衣脱去的涉谷,安田正安静地坐在地板上靠着墙睡,大仓本担心他会着凉,但reconteur里也没什么能更好的休息的地方,剩下的七倒八歪没一个安分。

他却意外地很清醒。

喧闹的圣诞夜已经过去,26号身为大多数人眼中毫无特别意义的日子,元旦将近,一年又要结束了。

大仓看着开了瓶的红酒,他只喝了三分之一,昨晚收到不少节日祝贺,没想到还有山崎导师的邮件,说心理治疗和相关工作在日本学界愈发受重视,问他有没有兴趣去参加一个课题的研究。随邮件附着的资料让他感到意外,是一个关于心理引导与犯罪方面的问题,他一向是偏向单纯的情感研究,并没想到导师会在这样的课题上考虑到他。

大仓立即做出了拒绝的回复。

说来这种课题就像是不会过时的刑侦连续剧,好像剖析了人性中“恶”的一面就能真正的抑制它化解它让人得到解脱,好像就能给更多人带去欢乐。

现在或许已经四五点了,可大仓懒得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确认,他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酒,最起码他还能认定昨天晚上每一个人都很尽兴,他想,不论如何,天快要亮了。



笔记本电脑被合上,手机又被打开,收到的短信显示稿件已经被编辑妥善地收到,丸山终于长出了口气,这几天反复修改斟酌为了赶截稿日期并保证内容和质量他已经许久没好好休息了。

收到编辑的回复时才发现今天已经是十二月三十一日,这一年的最后一天。

“小涉,今天想干什么?”他伸了个懒腰站起来,在客厅找到了收拾好东西的涉谷。

“你不回趟老家?”涉谷背着吉他揣着腰包一副要走的样子,丸山总算想起前几天涉谷和他说的今年要回家过元旦的事。

“要不我和你走吧。”丸山想了想,“我也没和家里说要回去。”

涉谷迟疑了片刻,“你是准备放红白歌会然后告诉我你喜欢今年的白组主持么?”

“恩?”

“我看你之前盯着电影看得起劲。”

“嘿嘿,我只是好久不见妙子桑。”

涉谷白了他一眼,“yasu后天的飞机得去送他。”

“知道了我马上收拾。”丸山把电脑充电线素材本和最近读的书一股脑放进背包,又拿了几件换洗衣服,五分钟内解决了行李。“走吧小涉。”

“恩。”



“喂?”安田接起电话,来电显示是大仓打来的。

“yasu,晚上要不要来我这里吃饭?”

“好啊。”没想到会受到一起跨年的邀请,安田说出了答应的话才开始反省自己没问是否会打扰到对方。

“那明天一起初诣?”

“恩。”

“想吃什么?”

“猪肉锅,”安田回答道,“我会带酒来的。”

“好,晚上见。”

“晚上见。”安田挂了电话又想,可以再买些橘子和年糕过去,明天早上能吃上红豆年糕汤就好了。



“妙子桑做的煮鸡肉让人实在是太好吃了!”丸山笑出心型来,“蘸荞麦面的冷汁也是秘制的吧?”

“你喜欢就多吃点好啦。”妙子招呼道。

涉谷的哥哥和弟弟都不在家,今晚自己和丸山倒是不用在厅里打地铺。

“我想到一个人的星球上去。”涉谷突然说,“可以不用考虑很多事情。”

“也会失去很多东西。”

“但在这里,拥挤的人潮中我也失去了很多东西。”涉谷看着墙上的日历。“只是没有办法,只能面对他。”

“你在想yasu的事情。”

“我们认识很多年了,久到我突然想不起来自己曾是什么样子的。”

“他只是去留学。”

“说的也是。”涉谷自嘲一般地笑笑,“只是觉得要送一个朋友独自去大洋彼岸有些沉重。”

“明明小涉就快要三十岁了。”

“大叔了呀。”

“还是少年呢!”丸山揉揉他的头发,“我们也可以去找安田玩啊,反正你另一个学弟也在哪里。”

“嘛。”

“你猜今年哪组胜?”

“白组。”涉谷说道,“肯定是。”



大仓把材料在砂锅里码齐,加入足够的水放上炉子煮,安田在这时候按响了门铃。

“啤酒、橘子、年糕。”他一进门就数着买的东西一样样往外拿“我想你这里应该还有红酒。”

有倒是有,大仓想。

“结果都是你想吃的东西啊。”

“因为大仓说要做饭呀,所以就都交给你了。”安田笑了笑。

“最近过得零零落落的,昨天下班的时候差点忘记元旦是有假期的。”大仓打开锅盖确认了白菜锅的情况,“我买了很推荐的黑毛猪肉哦,等会儿一定要吃吃看。”

“好——”安田拖着长音兀自走到客厅,“看歌合战么?”

“好啊。”

“还是家里好,真暖和啊。”他抱着靠枕盘腿坐在沙发上调频道。“今年那么冷说不定会下雪。”

“东京好久没下过雪了。”大仓把沸腾的白菜锅端到桌上的电磁炉上并打开开关,“差不多可以吃了。”

“哇,又麻烦你啦!”安田今天兴致颇高,大仓很少看到这样浑身散发着“可爱”气场的他,可爱且有些天然,比如他明明拿出了一罐啤酒,片刻后又再一次光顾了冰箱。

“咦,怎么拿过了……”他又跑回去放好,不想要一会儿喝到第二罐的时候饮料已经失去了冰凉的特性。

“后天吧,什么时候的飞机?”

“早上十点多。”

大仓想了想,“去送你。”

“不要吧。”安田说,“小涉说会来,要是你们都来我怕我就舍不得走了。”

“那你准备多久回来一次?”

“如果在那边找工作的话……可能就……”安田欲言又止,大仓知道他想说什么,既然都去了,或许对方就会在那里工作、结婚、移民。

“我要是有假期去找你得带我玩呀。”

“好啊,什么时候都可以!”

“那先祝你一路顺风。”这一刻大仓突然有种释然的感觉,和任何无疾而终中途半段的情感不同,当一切有个顺理成章的理由的时候,即便是逃避开种种心情的自己,也显得不那么狡猾过分。

他错过了很多时机,他想。

比如现在正面对面坐着,比如圣诞节的时候在酒吧的厨房,或者再早一些井上的求婚现场,自己明明也可以借势说出口的……又或是他真正后悔的是没有在婚活现场见到安田第一眼的时候就告诉他,他的眼睛很好看,不知可否允许住上一个叫做大仓忠义的人。

不过现在都显得不重要,大仓相信这对自己来说甚至没有今晚的歌合战是哪一组获胜来的更有吸引力。

2010年的终末,人们将迎来又一个十年。


翌日,他们一起去神社初诣,途中大仓吃掉了最后一个橘子,回到家再给安田做了年糕汤。

再一日,安田在与涉谷的一个拥抱后离开了这个城市。

大仓还是去了机场,但他没有进航站楼。硬要将这称为矫情的话请容许他反驳一下,他仅仅在思考人类在离别的时候会产生怎样的心理变化。

嘿,他左胸口口袋里的纸条上还有安田的skype账号呢。

半小时内,数架机体大小参差不齐的飞机从他眼前起飞,他并不确信安田坐的是哪架。




若是能成为一颗柯伊伯带的矮行星就好了。孤身一人,终年静默在低温中发着光,总是自身的存在几次三番被忽略,最后也总会有人来替自己正名,不需要过多的在意除了漆黑的宇宙外的事物。寂寞却又幸福。

---------------------------------------

因为写的时候心情比较复杂不确定是否读起来会有不适感……

等我正常了会修改der!

下章可能开始就进入后半部分了,终于!横雏亮可以陆续出场啦【欢呼

事实上这更没有写上我本来想好的内容……这个内容本来我一个月前就想用了……

后半段画风突变(别信),我一定尽快把那段写出来!!

不知不觉就从大仓视角出发的我还有救么……

评论(2)
热度(9)

© 倚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