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叶

J家持续关注中——ARASHI红担 SMAP居担 V6masa担 八团yasu Jwest kami醬&akito
坤音娛樂&覺醒東方
spexial
JOJO
特摄

鸟神星(6)

-本章仓安only


-----------------------------------------

六 あなたへ


“最近安田君总是不和我们一起啊。”部长将话头抛到安田身上。“是不是谈恋爱了?”

“没有的事。”安田笑着回应道,“我可一直在回家赶报告呢。”

“新人是辛苦些的”部长叹了口气,“身体要紧,不过现在你也要去留学了,希望你以后别再找个这种会吃人的工作哈哈哈哈。”

部长已经有些醉,身边附和着笑的同事和前辈都绷着一张脸,表情半真半假,让安田感到不适。他这会儿的离职请求难免显得矫情和任性,同期也好,上司也罢,想必也是经历过同他半斤八两的事才到今天这样的适应程度的。适者生存,这话不假,这一年多间,说是新人,也都快熬成另一批上进青年的前辈了,此时离开岗位,不说每日相处的同事,自己也多少有点不舍。

“一年多真是谢谢大家了。”安田举杯,周围的人终于将目光尽数转到他身上。“希望大家今后工作顺利。”

“也祝你一路顺风!安田君。”

窗上已然糊了层白花花的雾气,没人能看见外面的景象,除去那些模糊的店铺灯光。

安田却像是被那雾中藏匿这的仙子逮住了视线,久久盯着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yasu。”直到被人唤醒。“不介意的话,去看看?”

同期的友人塞给他两张画展门票,“诶?”安田还来不及反应,没敢接下来。“你怎么不和女朋友去看?”

“这就是她的展子。”友人带着幸福又羞涩的微笑,“最近忙着筹划这个都没空理我,想你好像喜欢这方面的就拿了两张票,你去留学我也没什么能关照的,走之前,去看场展览也不错。”

“那我就,收下了?”安田斟酌着接了票,又问了句,“不如我们两个去?”

友人哈哈笑着拍了他的肩膀,“你在说什么啊,才不想和你一起,再说我当然是要去的。”他喝得微醺的脸红彤彤的,有一瞬间安田想起了喝了酒后表演一发技的丸山,简直如出一辙。“你带着喜欢的人去看啦。”

票子被他平整地塞进公文包里,公文包的夹层里好像还有别的什么东西。

安田放好票,去摸那张卡片,原来是张名片。

上面写着[铃木 裕子]的字样,这才想起应该是两个月前参加婚活的时候收到的名片和手机号码,似乎还约了一场画展,应该就是友人送的这场。

可两个月没有说过话,现在突然打扰,是否不太合适?

安田没来得及细想,他很快被人拉回酒局里。一桌人酒壮人胆,说些八卦和胡话,还清醒的自己就显得突兀。

总之明天打个电话问一下好了。



大仓接起电话,那端是一名客户,大仓与他相熟,毕竟是由他接手的第一位单独客户,他负责对方的相亲活动,几个月前成功了一对,没想到这就要谈婚论嫁了。

“是的,好,我一定到场。”说是想在众人目光之下用精心准备的戒指求婚,希望大仓能做个见证。大仓满口答应,心下还有些高兴,这也算是他第一次遇上这样的事情。

求婚的现场,想必十分幸福。


大仓勾选着行程表,之前决定就着丸山的话和安田谈一次,选了个两人都有空的日子——当然安田现在只剩下交接的工作。

久违地担当这样的角色,大仓决意速战速决。

他们找了个咖啡厅,坐在露天的地方聊天,大冬天的在室外的客人不多,虽然是特地挑选的这样不让人昏昏欲睡的场地,可大仓还是有些担心着凉的问题。

“yasu。”

“恩?kura你冷么?”安田捧着热咖啡,盯着大仓面前的冰饮,那草莓汽水看起来很好喝。

“我不冷……”被大衣和围巾戏剧性地包裹住,活像一只大白熊。

安田看着大仓,突然觉得眼前的人这六七年来也毫无变化。高中当时的冬季,也偶尔能遇到用围巾将自己隐藏起来的大仓。他仅仅将眼睛露在外面,又因为和安田坦然地曝露在寒风中的肌肤形成了鲜明对比,后知后觉地松了松脖子上缠着的毛线制品。

“找我出来,是有什么事情?”

“我听说了留学的事情。”他决定单刀直入。“恭喜。”

安田的手指互相交叉横在咖啡杯前,长出一口气。“谢谢。”

“即便你现在有些后悔。”

大仓那似乎能看透他的眼神停留在安田身上,这比提起留学的事情更让他不安,“后悔倒不至于。”

“啊~要是安分的呆着做原来的工作就好了。”大仓懒散地说着,意图模仿安田的心声,夸张地向后一靠,两手摊开,“墨尔本好远哦,英文也不知道怎么说呢~”

“喂!”安田伸手拍了对方的脑袋,“好了,我是有点后悔。”

“想听过来人的意见么?”

安田是不知道他怎么就成为了过来人,也不知道大仓对此能有什么高明的建议,更甚者,比起对他话语的期待,凉意透过体表的各个接触口早一步潜入身体里。

“大仓是要安慰我么。”

“你不需要。”大仓说,“把张狂的大胆的自己藏得牢牢的,安田君可真是图省事呢。”他突然换了称呼,安田没料到他会这么说,直愣着的眼睛眨了眨。

大仓没说什么多余的话,但他口中的每一个字都半分不假,自己明明也知道,什么都知道的。这样突如其来的质问,给了安田时间仔细地再梳理一通,他顿了半晌,直面这些苦恼和担忧后之前烦恼到醉酒的自己就显得可笑起来。

大仓换了个姿势,鼠色的围巾重新占领高地,“yasu,不可以太轻松哦。”

这回安田回了他个笑容,好不容易又在他脸上看见唱歌时才会见到的自信神采,大仓对自己计划的解决方式还有些洋洋得意。“大仓君。”

诶?

“去打拳么?”

等等……大仓生无可恋地向后缩缩,“我只是提了些意见。”

“的确,真是感谢呢。”安田笑意更深,可爱的兔牙和眼角代表性的细纹全跑出来,但大仓觉得这些如今预示着别的什么。不由地替自己的人身安全感到担忧。

“yasu你还会打拳啊。”试图岔开话题。

“之前尝试过,有想要抽些时间去定时做拳击运动,应该对肌肉的锻炼很有帮助。”成功了。

大仓把面前的草莓汽水往安田哪儿推了推,“给,不那么冰了。”

那装汽水的玻璃杯上一丝雾气也没有,室外温度和杯中的冰块持恒,安田不怎么相信“不这么凉”的说辞,但他没拒绝尝一口的意见,冰爽的碳酸汽水涌入口腔中,一些些刺激和酸甜的草莓味让安田忍不住深呼吸了口气,冷冽地空气钻入体内,反倒使他觉着一丝暖意。

“好冷!”可他还是不由自主地说了,“总之今天谢谢你了。”

“我什么也没干。你数数我讲了几句话。”大仓笑了。

安田想起对方大概是整过牙齿,相比以前,现在的更内敛整齐,笑容的感染力倒丝毫没有下降。“那我去谢谢maru。”

“他还挺担心你的。”大仓点头道,想了想又补了句,“我们都挺担心你。”

“我会努力的。”他又吸了口汽水,“对了,我过了年再走,之前大概会挺闲的。”

“那我说不定就会缠着你了,”大仓义正言辞地开着玩笑。“比如,’呐呐yasu带我去唱歌啊’这样。”

“像女子高中生?”

大仓对这个评价还有些不服气。“论美貌我可是不会输的。”

光年纪就输了好么!这句吐槽最终没脱口而出。

同为秋葵,在泰式咖喱里柔软拉丝的那种,在烤鱼铁盘中香辣可口的那种,还有大仓这一种。安田想了想,这要如何做比?京都料理中精巧清淡的口味么?

总之,应该会很美味吧。

“可是大仓有女朋友的吧。”安田想起之前在recounter里常看到的那位女子。

这点心思还没能飘远就被大仓肯定地否决了,“才没有呢,如果yasu说的是纯子前辈的话,我只是推荐给她了一处适合喝酒的地方,顺便做做心理顾问。”

“说来一直有些在意,大仓和maru原来是什么专业的?”

“心理系。”

安田这会儿已经撑着头完全放松了,只是心里有个结尚未解开,症结所在寻觅不清,怕是对面那位专业人士也不清楚这闷声不吭的情绪该做何解,因此他也不提起,只想留待自己去探索发现。

“原来如此,不过看来擅长的领域不同。”

时常听说对专业性强的科目产生的种种误解,首当其冲的就是学心理的例子。安田原先没什么感受,接触到了才明白话题中人对广泛流传的那些说法的排斥的缘由,因为就是不同的。虽然同样身为智慧生命体,可任何人之间的差别和联系都不能一言以蔽之。

就像感同身受的丸山总给人治愈的感觉,大仓则是快速地划出重点解决问题。

“yasu呢?和之前婚活遇上的女生还有联系的么?”

“恩。”他点头,“周末约了之前聊过的一位。”安田也没想到铃木在接了电话后很快就答应了他的邀请。

大仓不可置否地点点头,他这周末得去帮人策划求婚,也没的清闲。他突然瞥见咖啡厅门口的告示牌,“下下周就是圣诞节了呢。”

“一起过么?”

“诶?”大仓没想到安田会提起这个,“我们两个?”

安田不知道大仓的盘算,只当对方是觉得他们两单独过圣诞有些尴尬,“不是啦。recounter有个小型庆祝live,结束之后大概会有小派对吧。不嫌弃的话要不要一起?”

“我自然是好的。”大仓点点头,反正公司的庆祝晚会也是平安夜。

“那就说定啦。”安田说,“对了,请教一下专家。”

“怎么?”

“哪一种程度的在意叫做暗恋呢?”

大仓这才对上安田直勾勾看着他的眼睛,不受控地回答道,“大概是我这种。”

“哈?”

“大概是,你会时不时想起来,并把一切有你们共同存在的场景当做是你们互相感应的证据的情况。”

安田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听起来有些寂寞,甚至有些自作多情。”

“并不是。”大仓否定道,“暗恋往往是最能增进彼此距离的一种情感,在心灵层面上。”这像是为了说服自己而产生的诡辩。“玄一点的说法,大概是能造成磁场共鸣。”

“这绝对是大仓自己造出来的讲法吧!”安田瞪了他一眼。

两人付了饮料钱,要离开的时候安田突然想到件事情,虽然反正一会儿去吃饭总能变得暖烘烘的,又实际上什么时候拜托大仓都可以,但他走出咖啡店的区域就很想提出这个要求。

街上下班的和互相邀约的青年人络绎不绝,繁忙的都市色彩夹杂在昏暗的夜景下,普通到变化出一种奇特的气氛。

“大仓。”

“怎么了?”站起来就更像是一头北极熊,安田想,身板还挺薄。

“麻烦你一件事情。”

“说吧。”

“让我抱抱。”被提出的人笑颜凝固在脸上,显然没能顺利的消化安田话中的全部意思。

他还没来得及再仔细问问,腰间就环上了一双手臂,大仓近乎是本能地回抱上去,对方的身材刚好嵌进自己怀里,纵使这么说有些偏颇,大仓也不由地为这般契合的身体状态感到高兴了几秒。

这是个短暂的拥抱,安田很快松开了手。

“果然很好抱呀kura。”

“你也是。”大仓摸摸鼻尖,如实回答道。

安田又笑了,眯起眼睛的那种。“okuma。”他拍拍大仓的肩膀以示感谢,“现在都暖和啦。”

--------------------------------------------------

哇地一声

我好冷我需要一位okuma【缩

评论(12)
热度(10)

© 倚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