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叶

J家持续关注中——ARASHI红担 SMAP居担 V6masa担 八团yasu Jwest kami醬&akito
坤音娛樂&覺醒東方
spexial
JOJO
特摄

鸟神星(5)

-仓安丸昴

-依旧不敢打丸昴tag虽然这章他们戏份比较多

----------------------------------------------------

五 紧急救援

餐桌上的纸条写着醒酒汤的妙用。

不是,是如何加热这汤,安田觉得有趣,加热这事不用刻意提及自己也是能顺利完成的吧。

他将汤锅放在炉子上打开电磁炉开关,转身把钥匙塞进公文包。他本来急着出门,可还没起床就接到部长的慰问电话,说有人替他请了假问他身体怎么样了。

安田知道大仓不会这样做,那多半就是涉谷,自己凌晨就这么跑去酒吧也不知道是不是打扰到他了。这么想着,客气地挂掉难得温柔的部长的电话又立即拨出了另一个号码。铃声仓促地响了下,很快被人接起,“喂,subaru。”

“啊,yasu,是我。”结果竟是丸山的声音。安田愣了片刻,又应了声,“昨天麻烦你们了。”他没问为什么丸山接起涉谷的电话,也不确定是不是两人已经搬到一起同住。

“不,没什么的,yasu有什么问题,你要是愿意的话,都可以和我说。”丸山顿了顿,“小涉他发烧了,现在在睡觉呢。”

“发烧?”

“或许是太累了。”安田看不见电话那头丸山的样子。他今年才从涉谷家搬出来,即使是住了很久的那段时间里,也几乎没见过涉谷生病,除了那永远治不好的花粉症。“替你请假也是我多事了。”

“请假的事情真是谢谢啦。”安田笑笑,“我还在和头痛的对决和挣扎中。”

“光是身体不适的话,很快就会好了。希望yasu你能高兴些。”

安田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应答,就等着丸山自己说了再见停了电话。

水汽沸腾的翻滚声将安田拉回现实中,他急忙掀开盖子,调小火候,同样的情况是这周第二次发生了,最大的区别是前回他从噩梦中醒来没得空去加热这汤喝上一口就得去赶早班电车。

现在却能悠闲地让它就这样温温地煮着。

涉谷驻唱的酒吧叫[Reconteur],通常去的人都更愿意静静喝酒交谈,然而它最近多了两位与这名字十分契合的常客。

时常带着不同的前后辈来的大仓忠义先生。

和总是深夜时分一个人前来的丸山隆平先生。

涉谷早知道两人认得,却未曾见过他们同时出现在reconteur里,他亦早知道大仓想追安田,可一周中只见到他与各式各样的男女谈笑风生。

“人类真是奇怪的生物。”

周五晚上丸山又来了,涉谷厌恶地推开店长新买的蘑菇装饰物,坐到丸山边上,这摆件做的太逼真,他总觉得能嗅到菌类那股怪味。

“涉谷君遇到什么事情了吗?”

“就你那个朋友,大仓什么来着……”

“忠义。”

“对,说着喜欢我朋友,却在我店里和别人打情骂俏,而且还被yasu看到好几次哦!”他摸摸下巴,“这种叫欲擒故纵么?”

“等等,他这么干了么?”丸山放下酒杯笑起来,“意外的很笨拙呢。”

“这么说来,丸山君很擅长恋爱么?”涉谷凑上去,在近距离的地方四目相对着,

“叫我maru就好了,”利口酒的甜香萦绕在涉谷鼻尖,还没喝上就似是要醉了。

“咳咳。”吧台的两人连带着准备看好戏的调酒师同时向声音来源的门口看去。“那个,打扰了啊。”

“yasu来了啊。”涉谷坐回座,将椅子转了半圈站起来拿安田递的东西。“都快关门了,你明天不上班?”

“突然想写歌,写完就想马上见到subaru……”安田抓抓头发,将手里的谱子递给涉谷,“早知道丸山先生在我就明天再来了。今天是什么人物设定?”

丸山环住涉谷的肩膀,冲安田笑笑,单手来了个一发技,笑出心形嘴来,“pang!晚上好yasu。今天是多情公子和阳光书生。”

“maru是阳光书生么?”安田被他逗笑了,“晚上好。”

“发生什么事了。”涉谷翻了翻歌谱问道。

“啊……”他走向吧台,“总之先来杯啤酒。”

“等等。”涉谷皱着眉制止,“大晚上的不睡觉来喝酒,身体还要不要了。”

“嘛……。”安田低下头,还保持着微笑的样子,“也就是点工作上的事情。”即使他心中叫嚣着想喝点什么然后纵容自己胡言乱语一通,也没能开口驳回涉谷的关心,“那我回去了哟。”

丸山拦住安田,“喝吧,yasu勉强笑着看起来好辛苦。”他向涉谷使了个颜色,后者瞪他一眼还是默许地拿着吉他和歌谱跑去小舞台。“不介意的话和我说说么。”

……

“一个小时。”涉谷叹了口气,“你竟然让他喝醉了。一周里第二次在我这儿喝醉了!”

“yasu也没喝多少。”丸山无辜地眨眨眼,“怎么办呀小涉。”

“你把他扛回去。”

“哈?”他对上涉谷调笑的视线,“你不是认真的吧。”

“你的稿子是不是赶完了?”

“是,说好接下来空三天和subaru在一起的嘛!”

“那你有空么?”

“恩?”丸山心领神会,“明白,这就打电话!”

大仓赶过来的时候,丸山在研究酒吧墙壁上的花纹。

“喂,我说你自从和涉谷君在一起之后是不是就天天往这里跑。”

丸山无辜的眨眨眼,“天天往这儿跑的就我一个么?”他语气还颇有些愉快,“你看,好歹我还次次能逮到人,能抱能亲。”

“这事晚点和你说。”大仓看看舞台哪儿似乎没在听他们说话的涉谷,送给对方两颗卫生球。“最近yasu总喝酒,他和你说什么了。”

“不适应银行的事情你也有所耳闻吧。”

“恩。”大仓点点头,但只有工作方面的事情还不至于让安田如此消沉。

“还有,他申请了墨尔本大学的企业管理,通过了。”

仅这一件就够让大仓停止询问。

如果总结一下,就是自己被一个小个子一击即中然后对方要立即落跑了。

哦。

全是单方面的感受。

安田趴在桌上,眼角溢着浅浅的纹路,那能成为笑容亦能表现其主人痛苦的纹路。

“这不是挺好的么?”他客观地说。

“我觉得你应该和他谈谈。”丸山看了眼沉睡的安田。“这方面你更擅长。剖析他的想法然后冷漠地给予意见什么的。”

大仓原来觉得自己能对这看法敷衍地笑笑,可视线卡在丸山身上的时候却无法牵扯出任何表情来。“我能明白,对未知的担忧和恐慌之类的。”

“和你一样不是么?”丸山说,“毕业那时候。”

“后来有人让我懂得要对一切都抱有期待。”

“哦?”丸山挑眉,他显然不知道这茬。“听起来不像是山崎导师。”

“喂,你们。”涉谷走过来将乐谱一放,皱着眉看两人,“咳,还聊起来了。”

丸山听见他咳嗽的声音。

“我先把yasu送回去,下次再聊。”大仓对丸山说,“你可以先整理整理你要怎么和我说故事。”

丸山不置可否,“你若是能等,不如等我的下一本书。”

“听你说更有意思。”

他又对两人笑笑,“现在觉得,日子还不错。”

“什么?”涉谷问,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好歹我还能来捞yasu呢。”他扶着安田的腰,好似得意地对丸山使了个眼色,“亲密接触。”

丸山无奈地摇摇头,“祝你好运。”

他在电脑上打字,但胃的状态不太可观,一抽抽地疼。一旁床上的涉谷睡得倒是安稳,一时之间不知道谁才是病到说胡话的那个。

热水煮好了,在厨房呜呜地叫,大约熬得粥也该要去搅拌搅拌,可丸山又多打了两行字才站起来。

电脑上的文字没了屏障,让人看得明白,涉谷睁开眼,他不愿意起身去认真阅读,只是好奇丸山在写些什么,模糊之间能看到一些,苍白的背景上只有两列竖着的文字,大概是刚开始写些新的东西:

-我没能在这个世界找到太多东西,直到有颗星星掉落下来。-

涉谷撑起的身子重新落回床上,他抵着枕头拽拽被子营造出一种他丝毫未动的样子。

丸山走进来一下子便识破了,涉谷刻意紧闭的眼睛和不安分滚动的眼珠,还有被子上不自然的平整同褶皱。

他又看见自己电脑上的两列字。

用手里的匙子捣捣冒着热气的有些烫手的粥。
“小涉,起来吃点东西。”

涉谷的头还很晕,身体有些酸软,他觉得比起发烧的原因,说不定是自己躺了太久的关系,他想要把吉他练练手,可手使不上力气,握不了拳头,他呆呆地看着丸山,片刻才反应过来要支起身子。

“麻烦你了。”

“说什么呢,是我最近都在麻烦你。”丸山靠近床边,替涉谷把枕头垫好,又拖了张椅子过来,他的胃还在疼,只是没刚刚那样让人无法动弹,端着粥碗的手微微颤抖,虽然看起来只像是太烫了拿不住。“我来吧。”涉谷拿过碗,丸山手指尖上红成一片,仿佛被逼着在哪处印了红手印。“新的作品已经开始了啊。”

“是啊,一个关于更替世界的故事。”丸山看着涉谷小心地吹着热粥,眉头舒展着,胡子一日没得修理,长得凌乱。“主角的世界毁灭了,于是他找到了一颗新的星球,那颗新球上什么也没有,这时候落下颗陨石,带来了另一个人。”

“只有两个人的故事要怎么写?”涉谷喝了口白粥,它淡淡的,同写作时的丸山一样,这或许是一种奇妙的开关,他想,自从认识丸山以来,总能在很多东西上看见他的影子,大概是被对方作家的气质所感染,也愿意多分析些身边的事物,他还想到了昨天安田给他的谱子,那谱没填词,可感情却像是溢出来了一般,他昨晚连夜写了,没逃过一场发热。

“追寻真相。”丸山说,“在一片废墟里,这大概是片有故事的废墟,这个宇宙中到底有多少种文明,平行宇宙到底是否存在。”

“你想的太多了些。”

“小涉想的也不少。”

涉谷皱皱眉,“别拿这套糊弄我,我可什么都没在想。”

丸山伸手抚平那褶皱,涉谷的额头仍不寻常的发烫,而丸山的手冰凉,这刹那他觉得自己翻滚反复的胃愈发难受。他想在下一秒就躺下,钻进温暖的被窝里,抱个烫手的热水袋,可惜他不能这么做,“太善良了,又太帅气了,小涉,总是在顾虑别人。”

“我只是觉得不能因为自己的原因让其他人受伤。”

丸山笑了,涉谷觉得挺可爱的。“这已经太不容易。”丸山虽然笑着,眼神又很认真,他严肃的时候,总下意识地收紧面部肌肉,此刻因为笑容,让这个面部状态显得有些尴尬。

涉谷无法揉揉他的脸再亲一口让他不要顾虑地用任何一种真正能表现他想法的表情,即便是悲伤的,即便是冷漠的。

因为事实上,尽管大仓和安田都误会了,丸山和涉谷他们并没有在恋爱。

--------------------------------------------

昨天真的胃疼到爆炸……假装自己没迟

以及我四还没改完……等我过了修罗期……

非常抱歉❤

评论(1)
热度(11)

© 倚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