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叶

J家持续关注中——ARASHI红担 SMAP居担 V6masa担 八团yasu Jwest kami醬&akito
坤音娛樂&覺醒東方
spexial
JOJO
特摄

迟缓反应

-横山先生生日快乐!!!

-横雏only 涉及cp:丸昴 A团竹马

-联动村上生贺:飞机症

距离两人的婚礼过去也有近四个月,顺势就迎来了横山的生日。

说来,村上的生日成了结婚纪念,没理由横山的生日不加点什么使这天更具有意义的调味料。

比起这个。

他们大吵了一架。这一架的架势以至于村上提着电脑就搬出去住,横山第二天的摄影状态不佳,甚至还手抖拍歪了若干张。

村上是一间电子公司的销售部部长,横山则是在业界和粉丝圈都有一定名气的摄影师。

吵架原因稀松平常,无非是冰箱里的鸡蛋少了几颗。

为什么会少?

我晚上起床突然饿了,吃了生鸡蛋拌饭。横山说道。

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村上边修改报告边随口接了句。

是啊,你总是不知道我在想什么。横山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生气。

村上停止虐待手下脆弱的笔记本键盘,他也知道症结所在,无非是两人工作时长过多,呆在一起的日子少了,谁也不愿意放弃工作多迁就一分,他们也明白,自己深爱的正是那样认真且具有魅力的对方。可这一切成了导火索,即便这线能围着地球铺上一圈,只鸡蛋大小的火苗就能尽数点燃。

你也不会明白我在想什么。他最后这么对横山说。

横山坐在厅里等了一晚上,村上还是没回来。

就此陷入无名冷战当中。

安田将薄针织衫紧了紧,初夏的夜晚微凉,夹杂着清新和燥热的风吹过来,给予头脑无法形容的舒适感。他下了班到家才想起之前喝光了啤酒,决定去便利店买上几罐在加点下酒菜,对付了晚上这一顿。

哪知走到家门口看见提着电脑包的村上。

“诶?村上君?”他快步走去,村上看他来,尴尬地打了个招呼。

“yasu。”看来之前那胡乱的几步是在踌躇要不要上去敲自己家的门。安田想了想,没提袋子的手放开衣襟勾住了村上的胳膊。“走吧,上去说。”

这个点到自己家门口来,多半是离家出走。

横山好不容易熬到下班再一次拨通了安田的电话,对方却依旧没有接听。等到天明的结果便是手机里孤零零的一条短信,那是村上理智的产物,传达了下自己不要紧,借住在朋友家的信息。

朋友家?不是锦户就是大仓就是安田。

本来丸山家最有可能,可大半夜正是缠绵的好时光,横山也摸不清他那位发小什么时候兴致一起就因为些有的没的的事儿没空应村上的门。

所以他多半是去了另外三人的地方,自己大可以一间间找过来,况且凭着现在的情况看,那住所非安田家莫属,但他还不敢确定村上愿意跟他回去。

其实……堵公司最事半功倍。

对了,这点村上一定还没下班。

他当机立断驱车前往村上公司,准备大摇大摆地停在门口,还没停稳当,就有人敲了敲他的车窗。“yoko!”

来人是同公司企划部的部长相叶,也是横山那位百闻不如一见的初恋,说是初恋还有些牵强,毕竟夹杂暧昧那会儿,两人都未察觉出不对劲,之后因为相叶的转学,许多情愫也跟着不了了之。

“aiba chan。”横山摇下车窗笑笑,“好久不见。”

“之前你们结婚的时候我在夏威夷出差,快两个月总算放我回来了,又立马被派到北海道,我昨天才到东京。”相叶似乎感到不满,但脸上还是元气的笑容。“当面说恭喜啊,说来我这两天都堆在办公室里也没见着信酱,帮我问好啊。”

“行。”横山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把人气跑了,现在正围追堵截。

“aiba,你还回不回去。”二宫的风衣在风中鼓鼓作响,看见横山的时候愣了愣,随即却展开一个让横山记忆犹新的笑容。“哟,yoko。”被点名的人下意识往软座里缩,二宫扒着车窗语重心长地来了句,“我刚刚看到信酱往你们这儿看了眼,然后冷漠脸走了哦。”

要不是赶时间,横山肯定会按下车窗按钮,说什么也夹一下二宫的汉堡手。

二宫刚放手,那车就随着主人的意志往二宫指明的村上离开的方向开去。

“nino,明天几号来着。”

“5月9,怎么了?”

“啊,是yoko生日啊。”

二宫摸摸下巴,“早知道刚刚不逗他了,还好不是今天生日,说是欺负寿星的话会有报应。”

“诶?nino你说什么呀。”

相叶的问句没能得到确切的答案,因为很快他就知道问题的根源所在,路过他们的村上打了个招呼正要离开,被相叶目瞪口呆的表情弄得一脸迷茫。

“你没事吧aiba?”

“yo——噢噢噢噢!”他摸着被掐疼的手臂,无辜地看向二宫,又看看村上。

想起方才横山焦急的眼神,伸手抱住二宫以禁锢他的行动,一边语速极快地说明事情,“刚刚yoko来了啦,他好像很紧张,给他打个电话吧。”

相叶不知道两人吵架的事,总觉得是横山没接到村上而紧张,如今村上欲言又止,自己又被二宫踩了脚,多少明白过来,脸上认真的神色却没褪走,“不管怎样,好好说清楚吧,今天。”

二宫明白他的用意,“有什么问题还是两个人一起解决的好,分开思考,距离只会越来越远。”

村上看着面前环住二宫的相叶的手臂,一瞬间分不清自己是在被开导,还是单纯地被秀了。

夏天不远了,是不是该买副墨镜?

顺着二宫说的方向追了一路,也没看到村上的影子,横山这才意识到约莫是被耍了。

ninomiya!

横山开始后悔刚刚没多花几秒按下车窗按钮。

他绕了一圈回到安田家楼下。刚下班的安田西装革履地刚好回家。

“yoko chu。”

“yasu,hina在不在你这儿?”

“昨天晚上在的,现在不在呢。”他拿出钥匙甩了甩,“我没有备用的,所以村上君要是回来只能等我一起。”

“好的,谢啦。”

“呐。”安田叫住横山,“很多事情不说是没人知道的哦,比如我听说村上君七月会有个连休,加上他存的假期,大概能有一周半。”

横山眨眨眼,“我……”

“我先回去啦,今天也没回温嘛!”安田装作受凉的样子打了个哆嗦,向横山挥手告别。

安田总是温柔地关注着他们每一个人。

安田知道,而离村上最近的自己却什么都不知道。

总是介意太多怕干涉到他,总是特地将自己的负面情绪藏起来不展露出来,明明应该让相处更轻松,怎么反而两个人都愈发疲惫了呢?

离开安田家,横山一下子失去了目标。

村上会去哪里呢?

平常两人去的餐厅酒吧居酒屋都跑了一遍,在安田处得知大仓和锦户约了去冲绳冲浪。

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横山看了眼手表,已经过了十一点。

明天还要上班的情况下,这个点村上一定已经躺下了,说不定是找了家旅店,对了应该会有短信什么的。横山反应过来还有手机这样必不可少的工具,应该先给村上打电话的,怎么就这么胡乱找起来了呢。可待他把背包夹层和前后座翻遍,手机却不见踪影……

这种时候不见?

横山饱受打击,突然觉得村上把结婚定在他生日那天很有道理,没准那天自己就把自己给丢了。

他想了想,索性还是抱着一丝手机落在家里的可能性先回家看看。

不曾料到自己找了一个晚上的人就坐在家门口。

村上拿着手机,西装外套搭在被放在地上的公文包上,旁边还有个不织布袋子。他们的主人正靠着墙浅眠,嘴不自觉地微微张开,露出虎牙的一角。

“hina,进去睡。”索性家门钥匙还在口袋里。

村上醒转过来,迷茫地看着横山,“哦,你回来啦。”

牙白,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啊。横山默念着移开视线。“对不起我电话不在身边,我去找你了……”

“你手机应该在家里。”村上说着又一次拨通手机里署名“yoko”的号码,熟悉的铃声穿门而来,是婚礼那天安田给两人写的曲子。他拿着东西站起来催促横山道:“快开门。”睡着的时候不明显,醒来后体内屯着的热气迅速消散,才惊觉这地方可真够凉的。

“hina。”

“恩?”

“其实我档期排下来七月能有一段空。”

村上盯着横山的眼睛,后者来不及转移视线,被正面击中,“你知道了?”

“恩,yasu说的。”他往电水壶里注水再插上电,“不过这个假期我早就排出来了,想说你七月上旬有个连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能多陪陪你就好了。”

“我看到你在查夏季旅游的消息,才想着要把在七月把假期用掉。”

两人又一次对上视线,虽然什么都没对对方说,却依旧不约而同。

水开了,横山倒了半杯又兑了点凉水放到村上面前。

“高中的时候,好像也常这样。”村上突然说,“明明没商量但最后总能把活动时间定在一样的日子。”

“hina……”

“不说也能懂,这一直是我引以为傲的默契。”村上握着温热的水杯笑笑,“所以不知道从哪天开始,我摸不清你在想什么了,慢慢地开始生气。”

“我也是……”

“yasu说,这叫当局者迷。”

横山到村上身边坐下。当局者迷。他还挺喜欢这个词的,这个足以证明他们相爱的词语。

“可我觉得这是迟缓反应。”村上又说,“就像你回到家才发现我就在门口,就像我们其实还是能从细枝末节的生活里找到对方的痕迹。”

对突然发生的刺激性事件神经将会过敏,反之,对过于日常的行为人的大脑会开始麻木和忽视。

迟缓反应。大概是吧。

横山释然地笑了,“谢谢你,hina。”谢谢你等在我最终会停留的地方。

“我才要谢谢你。”村上站起来去拿那个不织布袋子。“时间刚好。”他看了眼墙上的挂钟。“生日快乐,yoko。”

袋子里装着一个塑料盒,盒子里是块蛋糕,不是什么特别的样子,只是普通的戚风蛋糕。

指针过了零点,已经是横山的生日了。

“谢谢。”一分钟里说了两次感谢,横山被自己逗笑了,总之他难得地利落地拥抱了村上。村上把手搭在横山腰上回抱他。“本来想在家里做的,鸡蛋都被你吃光了,没来得及买。”

“恩。”

“就刚刚去yasu家里做了,大仓发来的食谱,还挺好懂的。”

“恩。”

“要不要尝尝。”

横山松开手,拿着村上递来的叉子品尝了一口那蛋糕。

要说特别,其实就是普通而已,甚至还有些发僵。可很好吃。真的很好吃。

“好吃。”

“真的?”

“你要不要也尝尝?”

“恩。”村上想去接叉子,低头却被吻住了,馥郁的柠檬香,柔软的触感和微微能品尝到的蛋奶味,似乎真的很好吃。

两人再也无暇顾及被落在门口的横山的手机,就也没看到过了零点后络绎不绝的短信。

相叶和二宫一起发来的“和好纪念日达成”的任务标题。

大仓和锦户配上了一张冲浪的照片,大仓似乎是晒不大黑体质,总之和身边的人形成了鲜明的肤色对比。

丸山发了一长串来,涉谷就只有一句话,不过两人都加上了意味不明的图片。丸山的是一张天空的照片,如果仔细辨认不小心被照进的建筑物的一角,大概会发现那是众人高中时的教学楼。涉谷的是张画,姑且能分辨出上面是一些人头。

安田与被村上留在他家的剩下的戚风蛋糕合了影,那蛋糕被稍微装饰了下,用巧克力酱写上了“yoko 35岁诞生日”的字样。

但这些消息都拥有同样的主旨:

“生日快乐。横山裕先生。”

---------------------------------------------------

赶在日本时间今天结束前写完了……好惊险【也没有【因为刚刚才意识到我算错时间了……

是我临时起意……

千言万语化作生日快乐。真的。

除了对yoko的祝福其他纯属虚构。

以及,虽然完全没有提到相关……【惭愧【也祝跳团的山田生日快乐w❤

评论(2)
热度(26)

© 倚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