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叶

J家持续关注中——ARASHI红担 SMAP居担 V6masa担 八团yasu Jwest kami醬&akito
坤音娛樂&覺醒東方
spexial
JOJO
特摄

斜方投射

-占领新tag作战(等等这tag下有文啊??!虽然不是同一对

-噫我这周真的很忙

-这cp名也是很神奇

-------------------------------------

樱井从床上坐起来,头发还散乱着,他无暇顾及过长的刘海,有必要的时候用发胶抄上去就好了,事实上他现在也无法离开这间屋子,并不需要一个整齐的外貌。

或者说,即使离开这个屋子,他还是更应该用不起眼的装扮隐藏自己。

公寓的门被打开,伴随着密码指纹锁“滴”地一声。

樱井下意识地向门口望去,虽然来的人只可能是那一个。

来人西装革履发型正是自己刚刚才想过的背头,漂亮的眼睛一挑,似乎对樱井一声不吭的样子很满意。“吃了么。”

“呵。”樱井哼了声,“你倒是在意一个囚犯的死活。”

那人闻言靠近樱井,抬起他的下巴对住眼睛一字一顿地说:“你可是我的囚犯。”

安田走进办公区的时候相叶正在横山的办公桌前汇报情况。

“还没能锁定嫌犯的位置。”

“对象呢,确定了么?”

“是的,基本确定和之前的两起弃尸案是同一个凶手。搜索了关系网之后,我们把目标定在帝国大经济系的教授御村身上。”

横山敲敲桌子。“啧。这次不能再抓错人了。”

“我们组已经找了三天了,通缉令也贴出去了。”

安田装作查找资料的样子听着这场对话,暗自握紧了拳头,他的姐姐在新婚前夜被这个凶手杀害,成为连环案件中的一张照片,并且他清楚的知道那罪犯就是他们一开始抓的樱井翔,却因为证据不足和突然冒出来的不在场证明把人给放了,不过没事,现在人就在自己家。安田深呼吸了一次,试图让自己看起来像平时一样。“yasu,你来一下。”相叶和横山交换了个眼神,安田知道那是稍后再议的意思,或许还夹杂了别的什么。

“指挥官。”

“你们组的情况如何。”这次搜查一派出去五个组找御村,说实话有些浪费资源,安田想,有什么用呢,对一个不是罪犯的人穷追猛打,这个替死鬼多半也已经死在樱井的手里了。

“我们也在进行地毯式搜捕,接到过若干举报电话,最后都确认不是嫌犯。”

横山像是很苦恼,“我知道了。”他想起安田姐姐的事情。“本来不该让你跟这个案子,可是人手不够……“

“我没事的,能抓到凶手才是最重要的,”横山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确认了多遍他眼中的确没有太过激进的情绪,才姑且松了口气。

“你和相叶轮班两个人今天或者明天休息一下吧。”

从一开始这个案子就是安田组在跟进,相叶也是后来因为人手不够加进来的,直到安田的姐姐成为被害人之一,整个事件的决策权才交到相叶手里。

“我知道了。”

樱井翔。安田想。

樱井没有去想为什么安田要把他抓到自己家里,现在的情况,到底是窝藏他还是监禁他都未曾可知——到昨天为止应该还是窝藏,今天早晨对方一时兴起,用手铐将他铐在了洗手间里。约莫就晋级成了监禁。

刀下见血的感觉说不上美好,只是偏爱血滴从刀上滴到地上那不可抗拒的重力感。

回忆起那下垂的手臂和红色的水滴,他又有些兴奋。樱井不安地挪动身体,长期与手铐摩擦,手腕渗出红色的印记。

公寓的门再一次被打开,樱井惊讶于今天安田的早归。他被抓到这儿来已经过了三天,前两天,他几乎以为自己是被当做室友了。

他知道安田的姐姐是在他的刀下倒下的,这是他被拷上后才想起来的事情。她是樱井的大学前辈,几乎没讲过几句话,那天在路上偶遇到,她不经意流露出的幸福笑容一下子搅乱了樱井原本的计划

其实他只是想问问为什么人会露出那样的表情而已。

后来他想,与其让别人告诉他,不如他再自己多尝试一次。

可他隔天早晨醒来的时候就会忘记,昨天晚上到底去做了什么?全无回忆。

不过现在他记得了,轻轻滴下的红色,几乎感觉不到的重力。又从身前甩出去,和理智一起,在空气阻力的影响下于不远的地方落下,有几个人也随着一起陨落。

但说不定明天他又会重新埋起,坚信自己无罪并善良。

“你杀人了么。”

安田走过来,他每天都会这么问。

“我没有。”答案同前两天一样,可今天樱井说谎了。

安田把樱井的刘海撩上去,他几乎就要被那眼中清澈干净的神色骗去自信。他无奈地叹了口气,突然觉得自己这样很没意思。

即使证明了樱井是罪犯并将他送入监狱,多半也会经由精神鉴定而被判缓刑关入病院里。他还是能看到重获自由的希望,但那些因他莫名其妙的疾病而去世的人,不会再有获得幸福的机会。

安田不甘心。但他没别的办法。

他亦做不到对着这样的樱井逼问些什么。他泄愤似地抓紧樱井的刘海,“给我想起来。”

樱井倔强地回望他,“我没有杀人。”

安田那让樱井过目不忘的眼睛里落下泪来,樱井却突然感到慌乱,同样因为重力向下滑动的水珠,让他忍不住抬手去抑制那眼泪落到地上。

手上沾上了湿润的痕迹,轻轻的不受控制的滑落,一样的,樱井不住地颤抖起来。

安田曾尝试将悲伤平抛出去,以此拯救自己,可那份痛苦终究在重力和空气阻力的影响下掉落了。回到了他身上。

不论以多大的垂直和水平初始速度,携带怎样的动能。

兴许真相也是这样。

如果明天自己还记得。樱井闭上眼前想。他就告诉安田然后去自首。

罪责也会降落到他该去的地方。

----------------------------------------------------

被projectile motion 的EPI逼疯的lo主……

呵呵呵呵……

EPI最终也得我来写(。

评论
热度(4)

© 倚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