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叶

J家持续关注中——ARASHI红担 SMAP居担 V6masa担 八团yasu Jwest kami醬&akito
坤音娛樂&覺醒東方
spexial
JOJO
特摄

落枕

-基本山only

-完



大野智落枕了。

这直接导致他一整天都没能好好听课。

从理论力学到机械制图从课堂练习到回家作业,他都没法完成了。不要不相信,毕竟他连上课刷游戏这件事都做不到了。

于是往常就看起来需要睡眠的他更有了充足的理由,在二宫和相叶的目送下翘课回了寝室,别的不说,就睡觉能治百病这件事情大野觉得他有权威的发言权。


往床上一躺,酸痛也好烦恼也好顷刻间都伪装起了自己的存在,身子沉在软软的床垫中,轻松地仿佛在漂浮。

是谁说只有浮潜才能感受到这样沉沉浮浮的愉快,明明睡觉就能做到。

于是当他再次获得意识并发现自己正在船上垂钓的时候,他立即就反应过来自己仍在睡梦当中。不过钓鱼对他来说治愈度和睡觉不相上下,大野也就没有让自己清醒过来,而是继续维持这个发展不明的梦境。

浮标突然剧烈浮动,大野感受到一股拉力在拽着鱼线,他下意识的快速收线,又往上一提,鱼鳞在阳光下闪烁着漂亮的光,就连溅出的水滴也成了宝石的样子。

“啊!疼疼疼疼。”

“鱼”被甩到甲板上,发出了异样的喊叫。大野揉着自己酸疼的肩膀,遗憾地看着声音来源。

不是金枪鱼呢,而是一条美人鱼。

大野定睛一看,呀,美人鱼就算了,竟然是一条长得像樱井翔的美人鱼。

总的来说大野和樱井的人生本不应该产生过多的交集。一方是专业技能过硬但除此之外都在平均水准的大野,另一方则是在学业成绩,社交能力和家世背景各个方面都值得称道的的学生会长樱井。一个工科生和一个隔壁法律系高材生可谓是南辕北辙。

但偏偏大野的表弟和樱井的亲友是同一个人。伟大的松本润先生制造了各种各样的亲切会晤,大野很肯定松本是有心想把自己卖出去。当然了,这里单纯的指的是樱井希望找一个校庆音乐剧的艺术总监,而松本刚好有这么个合适的人选推荐。

不得不说精英这种东西是有共通性的,两人的合作具有极高的效率,音乐剧的布景和道具在美术社的协作下进展飞快。

大野觉得自己一定是因为长期对着那位樱井会长而精神恍惚了。

甲板上的美人鱼向大野抛了个媚眼,娇羞地靠在一边。

救命,这真的太可怕了。


大野被吓得清醒过来,突然记起来下午和樱井约了去详谈最后一幕的场景设定。差点就忘了。

就算忘了也不用跑来梦里提醒我吧,大野愤愤地想,就算来了也不要用这种可怕的设定啊。

或许是因为多少睡了一觉的关系,大野觉得自己的脖子和肩膀不再那么难受了。他磨蹭着从床上坐起来,抓了把头发,套上外套,揣了个手机钱包就出门了。

走到咖啡厅的时候美人鱼,啊不,樱井已经在等了,他手里的剧本已然翻过几页,还能隐约看到荧光笔的划线和红笔标注。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时间证明,睡觉并不能使肩膀的刺麻好多少,大野左手捏着右肩,皱着眉坐下。

“没事,反正我下午也没别的事情了。”不知道是否和音乐剧进程顺利有关,今天的樱井看起来心情不错。“喝什么?”

“柠檬水就好。”

“行。”樱井叫来服务生,“那不勒斯面,一杯美式咖啡,一杯柠檬水,再一……”他看了眼大野,“两个草莓大福。”

在大野为樱井体贴的点单感动之前,咖啡店里为什么会有草莓大福的疑惑控制住了他的大脑,不过他很快就将注意力转到剧本上。

刚决定了大背景就用星空,樱井的点单就上来了。

“午饭还没吃,不介意吧?”虽然樱井这么问了,可他已经拿起叉子大块朵硕起来,看来是真的饿懵了。

“当然不介意。”大野后知后觉地说。后颈僵直,意志力和身体正在进行一场拉锯战,如果两方都不肯相让,最终等待大野的约莫会是晕倒这样的结局。

很快草莓大福也来了,大野举着叉子艰难地捣鼓了一下,“我说,最后的亲吻场景是借位还是实演?借位的话要不要在小布景上搞点花样,好让观众注意力偏移效果更真实。”

“嗯,你也知道我们的剧本是关于面对世界末日的一对恋人,虽然排练的时候都是借位,但我个人觉得真亲更有张力,就这个问题我会和演员再讨论的,大野桑目前就不要担心布景方面了吧。”

“明白了。”大野点点头,扯动了他矜贵的脖子。

最后一场戏是男女主角在废墟中互相告白,终于明白了对方的心意,此时一颗陨石正飞速掉落下来,两人在绝望中拥吻。

剧本主要说的是在世界末日正缓慢到来的时候,男女主角身边的人的选择和应对。


音乐剧在一周后正式上演,说实话舞台布置略有些赶,不过好歹在前一天全部安排妥当了。

时隔一周,大野再一次落枕了。

“疼疼疼疼!”大野小幅度转动了一下头,呻吟就自己从嘴巴里跑了出来,不过说来这语调还有些耳熟,总觉得哪儿听过。

樱井安排妥当,走过来搭上大野的肩膀,樱井的手心温度高,捏了两下还挺舒服的。“辛苦了,智君。”

温柔的声线加绝佳的按摩,有一秒大野觉得自己要爱上樱井了。

没错,这只是玩笑话罢了。

即使是玩笑话,三十分钟后的大野也想让时光倒流然后摇醒之前的对樱井刷满好感度的自己。

精英这种生物,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真可怕。大野咬牙切齿地想。奈何他也算是这个团体的一分子,不愿意就这样让自己辛苦了一个月的布景随风而逝。

事实上五分钟前樱井接到了电话,男主人公和女主人公的扮演者半路出了车祸来不了了,虽然不严重,但医生表示腿伤需要静养,怎么说都不能下午受伤晚上就上台。两人这才欲哭无泪地给樱井打了电话。

当初因为时间紧迫做下了不需要后备演员的决定的是樱井本人,所以他现在有苦也说不出了。

担当老师堂本还风轻云淡地看了看他,“你上不就行了,演技派。”

“那,女主呢?”

“不是有个艺术总监,歌唱水平不错的似乎?男女主你们协调一下先。”

等等。老师您在说什么。

一旁地大野表示压力山大,老师,我落枕,真的。

“那个……大野桑……女装……”樱井连称呼都变了,巧的是大野不太喜欢别人这么称呼他。

“不扮。”倒是没有说不演。

“那我扮。”看着樱井一脸大义凌然视死如归的表情,大野想到了梦里出现的美人鱼,打了个哆嗦。

“不行,你不行。”随即脑袋摇成拨浪鼓。

“两个人都男生也行啊,你们快彩排一下,剧情对,台词你们随意就好。”堂本老师当机立断,一人丢了本剧本。刚巧男女主一直是朋友的设定,又是相互暗恋,不管是同性还是异性都说得过去。


但再怎么说,到樱井的脸极度靠近自己的时候,大野是心虚的。本就不灵活的脖颈定住一般无法动弹。

“ok。”老师终于喊停,大野松了口气。“一会儿就这么演。大家都很好,先休息一下吧,樱井,大野,你们来上妆。”

多少生无可恋地坐在化妆镜前,大野心中问候了一下罪魁祸首的松本家全员,结果一不小心把自己也问候进去了。

正胡思乱想呢,担当化妆的姑娘就红着脸拍拍大野,“那个,大野前辈,弄好了。”

大野照了镜子,本来被发胶弄上去的刘海回归顺毛,眼妆和粉底都上了,不过看起来还是那个大野智,没什么差别。

“谢谢。”

“不谢!”那姑娘好像还挺高兴的。

在大野不知道的时候,学校论坛蹦出来一个帖子[我推的cp发糖!我还和男神亲密接触了!]


精英们的最重要一个共同点就是认真。

戏开台,大野和樱井以自己都没想到的态度努力诠释着角色,看的台下的相叶目瞪口呆。

“nino,我怎么以前不知道o酱这么有表演天分。”

二宫白了他一眼,心想你不知道的事儿多了,你知道我新游戏通到哪儿了么。

看到临近结尾的时候,相叶的眼眶都湿润了。

“呐,nino,果然想到什么就应该要告诉对方的,世事无常。”

“我第七关的恶龙怎么都打不死。”

“哈?”


星空的布景板被放下来,陨石呼啸着的音效开始播放,终于迎来这这幕戏的最高潮部分,也是结束的部分。

大野说完最后一句台词,突然鼻头一酸,心里想着,为什么到死之前才告诉他呢?为什么不早些说呢?

对着樱井凑近的脸,大野吻了上去。

啊呀。

颈部的卡顿将大野从剧本里拉了出来,这下可好,太入戏了。

大野下意识地往后退了退,樱井却没有放过他的意思。搭在大野肩上的手稍稍用力,把他留在了原先的位置。

两人的呼吸交缠着,不知为何那一刹那大野脑中浮现的是草莓大福的样子。


随着声效倒地的时候,大野突然觉得肩膀没那么难受了。

难道是落枕自己好了么?

-------------------------

我觉得我就快能出个本叫《病痛系列》了。

本来是想写钓美人鱼的故事的结果……

竞猜大野是什么系的,有人完全正确的话明天写同背景竹马呗(。

好啦到最后都没有人猜对!是能源与动力工程。但说真的大家说的几个都蛮接近的,所以虽然今天不行不过过两天可能会写竹马qwq love you!

不然我就继续未完成的事业了(。

联动的竹马篇:腰部肌肉

大野钓美人鱼翔梗from森木

评论(16)
热度(46)

© 倚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