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叶

J家持续关注中——ARASHI红担 SMAP居担 V6masa担 八团yasu Jwest kami醬&akito
坤音娛樂&覺醒東方
spexial
JOJO
特摄

玉膏


- 祝卜凡生日快乐,越来越好❤️

- 卜凡X岳明辉

- 全是私设  本质上校园AU + 非人类 

- 短,一发完




他是一棵柏树,从种子起便有了灵识,又汲日月之精华成了树中灵,如今也一千二百余岁了,他从树中脱身,脱型化人,靠的是那天月神不留意从白瓷罐儿里洒出来的那滴玉膏。

以此来看,卜凡的这么些年无疑是幸运的。

也是留有遗憾的。

他1996年始化而为人,从婴儿做起如今已是第二十又二个年头,可他连毕业论文都写完了,却还没有和喜欢的人表白,这简直让他想就地高歌一曲五月天的《疯狂世界》。

话说回来,成为一个树灵实在没有意思,不能作业速成,甚至连朵花儿都变不出来,说真的,他觉得当时应该选个建筑系,应该会得心应手一些。

又幸亏他选了现在的科系,才能认得那个人。

他的代理班导师岳明辉。


岳明辉此人简述起来更容易,毕竟他是个人类。从小到大,性格到长相到成绩都很耐看,要说哪儿出了一点点和他自身想象的偏差,那可能就是自从代了卜凡他们的班导之后,没时间去健身,肌肉磨平了点,以及老把挡着眼睛的头发扎起一个小揪揪,在他不知道的地方被用“可爱”二字洗礼了无数遍。

终归来说就是可爱的。

卜凡想,即便肉身上对方比自己大了若干岁,以至于自称老岳,还总用分析的语气和卜凡摆事实讲道理。

但确实是可爱的,他抬着头想看着自己眼睛说话的时候,他侧过去露出好看的脸部轮廓的时候,又或是他的手腕,指骨节,腰线或是耳垂,总是可爱的。

明明比自己小了很多,卜凡看着讲台上的岳明辉想,却总觉得他的气质向下沉,不强烈的,却一点点勾住你,就好像,有很多故事没说一样。

卜凡移开视线,转了转笔。


天本是晴的,顷刻间雨声却轰隆着下来了,有些吵,卜凡翻身下床,把手机揣兜里准备去关窗,室友都呆在图书馆准备答辩,一时间和着灌进来的雨和风,卜凡觉得有些冷,明明都快入夏了。

他站在寝室窗口,把移窗向下拉,然后他看见教学楼对面的操场上竟然有个人。那人在雨里好像个模糊的点,可卜凡觉得他知道这是谁。

他拿了钥匙往那里跑去,就这么一会儿,浑身都被雨淋透了。而岳明辉站在操场中央,一滴雨水顺着手指落到地上,竟然就变成了白玉色的。

这液体卜凡再熟悉不过了,是他得以成人型的最大助力——玉膏。

卜凡咽了口口水,这,这又是什么剧情转折?

岳明辉转过身,见卜凡杵在那儿,先是不解,后又发现了更有意思的东西,他走过去,就好像头顶上的暴雨并不是真实存在的,于卜凡也不是真实存在的。

“凡子诶。”

“怎……怎么啦?”卜凡下意识地应道。

“你这是,发芽了?”

岳明辉戳戳卜凡脑袋上那一棵小绿芽,特地提高了声音又重复一遍,“你发芽啦凡子!”

卜凡单手摸上头顶,也没管攥上了岳明辉的手,那新芽在风雨里抖了抖,哪儿哪儿都正宣告于他“大事不妙”的讯号。

“哎,”卜凡头皮一疼,“老岳你别拽别拽,是真的。”

岳明辉松了手,眼神上下打量着卜凡,可在雨里卜凡根本看不清岳明辉的样子,他不知道岳明辉能不能看清他,“没事儿啊凡子,想要生活过得去……”

“老岳。”卜凡打断他,“咱们非得站在雨里聊天么?”

其实卜凡并不怕淋,他觉着岳明辉应该也不怕,但是周匝的声效太嘈杂,让人听不清讲话。作为新时代的精怪灵物,卜凡想,他不得不相信科学,就比如声音其实是一个波形,之类的常识。

岳明辉伸手拽卜凡袖子,两人一前一后踏回教学楼的时候,已经浑身淌水了,卜凡新长得芽被水浇蔫儿了,此刻无精打采看起来可怜兮兮的,他拈了个诀让那苗苗消了身影,这才去看正在绞干衣服的岳明辉。

所以这人一开始干嘛站在雨里呢。

“我以前是生活在水里的。”好像是听到了卜凡的问题,岳明辉开口了,“很久很久以前。”

或许是料定了卜凡不是个人类,说故事的时候不用解释,就不急不缓的,“偶尔也想重温一下当时的心情。”

“可是你不会游泳。”

岳明辉一时语塞,笑了笑,“其实呢,有很多种不需要游泳也能生存在水里的生物。” 

卜凡看他接下去就要列举资料和理论分析了,想到自己下个月的论文答辩,差点一口气没喘好,及时摆了摆手,“别别别,先说你的事儿。”

“后来我和其他……”他顿了顿,“其他和我成分相同的东西,一起被带上天,有些化为人形了。”他指了指自己,“还有一些直到被消耗完还在瓷罐里。”

就像滋养了卜凡的那滴一样。

“你知道我是什么么?”岳明辉看着他,眼神温柔又茫然,不像是比卜凡存在了更久的样子,反倒好像将将获得灵识的生命,柔软净透。

卜凡亲吻了他的手背,“我知道。”岳明辉指间的雨水还是玉白色的,这让卜凡尝到了熟悉的温润的口感。

“我都知道。”卜凡说。

岳明辉笑了笑,眼睛眯着看起来很高兴,卜凡捏了捏他的耳垂,“有时候不用笑也没关系的,老岳。”

“没事儿,我就是活了太久了,间歇性地文艺了一下。”岳明辉说完顿了顿,“说来,你是一淋雨就会发芽么?”

“……”卜凡眼睛不自然地看向别处,手指蹭了蹭鼻子,“不,我就是个普通的树灵。这种事情一般不是我能决定的。”

哪有一落水就发芽的树,洗头的时候难道也要长么。

怎么,难道让他还要说出“因为你是我的光”这种羞耻的台词么。

他抿了抿唇,索性岳明辉也没有想要追究这超自然事件下的定律守则。

“竟然不是人妖殊途……”卜凡下意识地嘀咕了一句,却没逃过岳明辉的耳朵。

“你说什么?”

“额……其实……”

“他喜欢你很久了。”室友之一不知为何出现在楼道口,由此看来卜凡误会了,他不是去的图书馆,而是来的空教室。“兄弟快让一让,老岳你把他拖走,那么大一个干嘛挡厕所门口。”

卜凡二人下意识地各退一步给那位哥们儿让了个道。

台词被人抢走,显得不认真且不合时宜。

卜凡盯着岳明辉看,后者拽着他的袖子把他拖到里面走廊的角落。

“你重说。”岳明辉喊他。

卜凡抓了抓头发,那嫩芽又不适时地蹦出来。

“我喜欢你。”

他用平时的语气说了一遍,又觉得含糊。

“哎。”看见岳明辉却又忍不住叹了口气,便放慢了语调又说了一遍,“我喜欢你。”

他看见他的仙玉满意地点了点头,豪气地拍上自己的肩膀,“成。”

成什么啊。

“我同意了。”

卜凡皱了眉头,寻思起这块玉是不是木头做的。

他捉着岳明辉的手臂,将他拉近,对方对这种程度的亲昵好像并不排斥。

卜凡低下头去吻他,末了,“这种意思的同意吗?”

“下定义还要问老师,你当心答辩不过啊。”

他终于松了口气,抱住岳明辉,将头搁在他的肩窝上,“我可真是累死了。”

岳明辉没把他推开,“得了,我俩现在淌水呢,回寝室洗澡吧。”


卜凡听见楼外面的雨声,瓢泼不停,未及关严实的窗户也不知道漏水没有,可他又抱得紧了。

既然都下了这么久了,也不差这一时对吧。


评论(1)
热度(24)

© 倚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