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叶

J家持续关注中——ARASHI红担 SMAP居担 V6masa担 八团yasu Jwest kami醬&akito
坤音娛樂&覺醒東方
spexial
JOJO
特摄

夜间兜风

- 靖佩瑶X秦子墨

- 伪现实向,短,一发完。



      靖佩瑶录完歌,外面天都暗了,他收了耳机,和录音室外的老师打了招呼,抬眼看到秦子墨正捧着switch打游戏。

      他出了录音室,凑过去看那人在打什么,屏幕上特效飞来飞去,好像又是个新游戏。

      “佩瑶,你头发挡着了,挪一挪。”秦子墨动了动手肘,眼睛也没抬。

      靖佩瑶靠着他坐下来,“一会儿去吃什么?”

      “你说呀。”秦子墨顾着打游戏,没心思回答这个问题,连一贯挂在嘴上的“火锅”都冒不出来,脑袋里只够反应让对方随便决定一下。

      “待会儿问一下左叶吃了没有,不然帮他打包。”

      “哦哦好的。”秦子墨又发送了一个技能,结束了这场对决,摸出手机给左叶打电话。

      靖佩瑶看着他那支和自己同款不同色的手机,又移开眼神,右手搁在腿上,手指下意识地跟着秦子墨电话里传来的响铃声一点一点。

      “喂,左叶啊,你吃饭没有啊……吃了啊……知道了,那我们不管你啦。”

      秦子墨放下手机对着靖佩瑶眨了眨眼,“才几点啊,就吃过了。”

      “他练完舞饿了可能就先去吃了吧。”

      “哦。”他点点头,“录音出来我们就走么?”

      “嗯。”


      靖佩瑶去调音师那里听效果,秦子墨捞了边上那把吉他来玩。他不是第一次听靖佩瑶唱这首歌了,谈不上有多喜欢或者多不喜欢,它确实是好听的,靖佩瑶的声音和着这样的曲调,就好像绵绵长长地真的在说什么故事一样,和夜晚的空气特别合拍,秦子墨也不自觉地跟着哼起来。

      他没有办法给这首歌一个明确的界定,他认为是因为他没有真的听懂词里的意思。

      明明直白且简单,但依旧有无数种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解释方式。他有时喜欢这种模棱两可和高深莫测,现下听着一遍遍重复的录音却感到头疼。

      靖佩瑶撑着那张桌子,背对着秦子墨,红色的头发因为掉色现在看起来有些深,他看着显示屏,左手抓了两下拉了一把转椅来坐,曲子反复录,终于快要完成,眼下也再没什么让他感到不对的瑕疵,该是很快就能收工了。

      他拷贝了一份音频到自己的手机里,转头才发现秦子墨还在百无聊赖地拨弄吉他。后者发现了靖佩瑶在看自己,出声道,“有机会我也要写歌。”

      “好啊。”靖佩瑶笑道,“咸鱼之歌?”

      “我认真的!”秦子墨白了他一眼。

      “好的好的对不起,”靖佩瑶把手机放好,拿了外套,“走吧。”

      “所以吃什么呀?”

      “现在你有功夫想了,你决定吧。”

      秦子墨和他对视了一眼,眼睛不自控地多眨了一下,这才应下,“哦哦,那我来找一找附近有什么吃的。”他抿了抿嘴,酒窝显出型来,浅浅的一个划在脸颊上。


      秦子墨喜欢很多东西,范围覆盖了一部分靖佩瑶喜欢的东西,于是他们之间有一片重合的地方,又有彼此未知因而留下的意识空白。

      一起参加比赛的五个人,他们和年上的两位哥哥差了五岁,和年下的那位弟弟也差了五岁,悬在半当中的年纪,就像是吊着的一口气,吐不出去又放不下来。

      至今能安心相处,正是两人对对方最大的认可,说有什么更特别的,或许是愈发熟悉之后不经意间体会到的可爱。是让秦子墨愿意和他再多说些话的靖佩瑶的可爱,是促使靖佩瑶应下对方各种要求的秦子墨的可爱。是想要与眼前的人再多一份接触,这样渺小却又强烈的情绪。

      他会去够秦子墨的手,让那人不能不好意思地遮着眼睛,他握了握那只手,在慌忙的没有剧本的时候送过去同伴的安心。

      他会用一个满意的笑容作为对靖佩瑶的鼓励,过渡那个在镜头前面斟酌再三才脱口的“宝贝儿”,让对方在不好意思之后抬起头的下一句台词没有那么突兀。


      酒足饭饱,两人钻进车里,近日里天转暖了,隐隐嗅到了夏天的味道,他们出门穿的少,到夜里总有些凉。

      靖佩瑶把打包盒放到车后座,发动了车子,他俩还是给左叶打包了一份,怕他晚上起来饿了找不到宵夜吃。

      “瑶哥,我们去兜一圈再回去吧。”

      “行啊,你想去哪里?”

      “找个地方看夜景?”秦子墨看着手机,含糊着应道。

      车载播放器里还是方才靖佩瑶录完之后蓝牙传输进去的那首歌,靖佩瑶想换个歌单把它切了,被秦子墨拦住了,“没事没事,挺好的,多放两遍。”

      曲调还是那个舒服的曲调,但是靖佩瑶有些不好意思。

      “秦子墨。”他揉了揉鼻子,开口道。

      “嗯?”

      “这两天沙尘暴哪儿有夜景。”

      这问题把秦子墨问住了,他理理眼前那撮刘海,“诶呀那就随便找个有灯的地方开一圈?”

      靖佩瑶把车开离停车场,“不想回去?”

      “想在外面多待一会儿。”

      靖佩瑶险些就想和他说:我给你找个地放下,我先回去睡觉。但他还是忍住了,往宿舍相反的方向开去。

      路上秦子墨收了条微信,说是娄滋博在红豆直播,找他连麦。


      靖佩瑶几乎没有出声,就听秦子墨和那两个人扯淡,磊子说什么大猪蹄子是代表胶原蛋白丰富。他忍不住在边上笑了。

      “哎,我也先挂了啊。”他听见秦子墨说,娄滋博挽留了两句,还是和他说了再见。

      “怎么,回去么。”靖佩瑶等他彻底挂断了直播,才问道。

      “回去吧……”秦子墨好像有点不情愿,兜风兜到一半,相当于接了个电话,完了就回家了,一点儿也没有兜风的意义。

      他靠在车窗眯着眼睛。

      “怎么,你这个样子就好像八百年没放过风了,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又被赶回去。”

      “这么惨的么?”秦子墨撇了撇嘴,没兴趣接茬。

      “你瑶哥带你放风,惨?”

      “不敢不敢。”秦子墨这才笑了,“瑶哥您好好开车。”


      车到宿舍楼下的时候。《想着你》这歌又放完了一遍,靖佩瑶想直接熄火,一转头看见边上秦子墨竟然睡着了。

      陪着要去录歌的也是这人,路上说要兜风的也是这人,结果在车上睡着的还是这个人。秦子墨这人真心让人挺看不透的。

      “喂,子墨,醒醒。”

      回答他的是对方睫毛的轻颤。

      不知道有没有听见,但肯定是不愿意起来了。

      “子墨啊,到家了。”

      “嗯……”

      这回是头发晃了晃,活脱像一只撒娇的大兔子。

      靖佩瑶笑着摇摇头,还说他早上难叫,明明自己睡觉时候也老耍赖。

      他干脆靠回椅子上。


      停车场只有两个大灯照着,这两日空气不太好,月亮也找不到,那一点光透过车窗玻璃,又散开了,洒在秦子墨的头发上,照的他脸忽明忽暗的。

      靖佩瑶忍不住侧过头去看他,是日日相处的那一张脸,搞怪的时候他见过,耍帅的样子他见过,疲倦伤心的时候他也都见过,即便是这样睡着的样子也没有少见。

      唯一有些不同的,大约是因为这儿没有灯,没有别的人,唯一播放的歌,甚至都是自己唱的。

      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气氛就变得格外安心起来。

      “秦子墨……”

      靖佩瑶又喊了一遍他的名字。

      “再一分钟,瑶哥。”


      靖佩瑶不说话了,只有车载音响里面的歌在那儿孜孜不倦。



      一张琴,和着这声音,我……

      我只是想告诉你。





谢谢观看,勿上升。

评论(13)
热度(132)

© 倚叶 | Powered by LOFTER